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恋在弦间》不知火弦间 第三章 25教的制胜宝地 恋在弦间出柜

《恋在弦间》不知火弦间 第三章 25教的制胜宝地 恋在弦间出柜

发布时间:2019-12-09 09:42:0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Ten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湛星,顾岛的小说《恋在弦间》此文是Ten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A大25号教学楼顶楼。 顾岛看了看墙壁上已经生了锈,还挂着蛛网的铁梯子,言清让正挂在梯子上专心致志的撬一个安在天花板上的正方形铁门

>>>《恋在弦间》在线阅读<<<

《恋在弦间免费试读


A大25号教学楼顶楼。

顾岛看了看墙壁上已经生了锈,还挂着蛛网的铁梯子,言清让正挂在梯子上专心致志的撬一个安在天花板上的正方形铁门的锁。

“大神,非要来这儿么。”顾岛怯怯的问。

“对啊,”言清让试了好几个办法都没有撬开铁门的锁,索性从兜里掏出刚才路边随意捡的石头,“咣咣咣”的开始暴力拆除了起来,“我原来就总是来这儿,后来学校给我分了个琴房就没有来过了。不知道谁给它重新落了锁。”

“我们也可以去你琴房练啊……”顾岛一边儿躲言清让砸锁掉下来的飞屑,一边儿真诚的建议。这个地方看起来罕有人迹的样子,顾岛心里也是抗拒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就是练个琴,为什么要跑来折磨偏僻的地方。

“江厌离有我琴房的钥匙,我可不想让我带你这件事儿,被他知道。”言清让脑海里瞬间闪过那个在他面前,被江厌离摔得四分五裂的杯子,狠狠打了个冷颤,“好了,开了。”言清让丢下来了一个砸坏的锁头,试探着推了推铁门,“没问题,上来吧。”然后自顾自的爬了上去。

顾岛想了想,也硬着头皮跟着言清让爬了上去。

楼顶平台比她想的要好很多,虽然空旷,但是却能俯瞰整个A大。“25教是A大的最高楼,现在咱们在的这个地方,就是A大的最高点。”言清让往前走了几步,用力的呼吸了一口楼顶的空气,露出了孩子气般享受的表情,“真是久违了,”转身看了看一脸懵逼的顾岛,“这儿可以看到很美的夕阳和日出,你可以试试。”

“是不错啦,但是这儿什么都没有啊。”顾岛耸了耸肩,“灯,琴架,凳子……什么什么都没有,连个像样的用来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

“我们可以自己添置一些东西。”言清让向顾岛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走,我们去超市。”然后顺着梯子爬了下去。顾岛对他的异想天开和说做就做表示很无奈,可是现在是她在求他,也只好随着他的性子来。

在另外一个教学楼的顶楼,窗边站着一个沉默不语的身影。

“他果然还是去帮她了。”湛星楼抻了个懒腰,懒洋洋的对窗边的江厌离说,“你怎么知道他会帮她的?”

“我了解言清让。”江厌离盯着窗外,不远楼顶,一高一矮的两个身影,“但是,就算是他出手相助,也没用。”

“别把话说的这么绝,万一呢。”湛星楼从包里掏出了一个黑色夹子,走过去放在了江厌离面前的窗台上,“虽然你调查过顾岛,没有任何正规比赛的参赛纪录,但是你可以看一下顾岛入学的时候,给出的专业测评。”看江厌离没有要动手去翻看的意思,湛星楼自顾自的翻开,“艺考里,十个古典音乐系的老师,九个给的是满分,一个给的是9.8分。我记得你入学的时候,最高记录是八个满分吧。”

“我没有否认她是有天赋的,”江厌离说,“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可以仗着自己的那些小天赋,明目张胆的走老周给她开的后门。这对别的,遵守规则的同学来说,并不公平。”

湛星楼牵着嘴角扯出来一个不明深意的笑容,“如果非要说不公平,你的存在好像比她的存在更不公平吧。”——在A大,人尽皆知江厌离的身世。因为父母都是A大毕业,并在国际上享有盛名的钢琴家,所以A大对江厌离几乎是破格录取,完全没有走过高考这道程序,连艺考都是十个评委去到江厌离家里私密进行的。

进入A大以后,江厌离直接担任了A大最高社团“校乐团”的团长,学校分配私人琴房和私人宿舍给他,怕打扰到他的休息。虽然多多少少参加过类似百团争霸的比赛,也不过是小试牛刀,没有人见证过他的真实实力,也有一部分的人,对江厌离本持着不服但是敢怒不敢言的情绪。江厌离嘴上逞强说并不理会他人的声音,但是湛星楼从他在A大压抑的这两年多,一直保证所有经他之手的比赛都公平公正的举动来看,知道他心里其实也是在意别人的看法的。所以遇到像顾岛那样走后门走的那么理直气壮的存在,江厌离才会百般刁难。与其说是在刁难顾岛,不如说是在刁难过去那个畅行无阻的自己。

“你话太多了。”江厌离瞥了一眼湛星楼,“有时间管顾岛的闲事,不如想想怎么处理好和你父母的关系。”冷冰冰丢下一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慢慢暗下来的天,不开灯的房间。

湛星楼望着江厌离离开的背影,无意识的捏断了一支攥在手里的中性笔。

“你说要是买这种一串一串的星星灯,是不是还要买个插排通电?”

“我看楼顶天台有个可以遮风避雨的地方挺不错的,就是落了好多灰,也堆了很多垃圾。收拾出来应该是个蛮舒服的地方。”

“凳子什么的可以去我琴房搬,反正也没人用。”

满载而归的言清让和顾岛把买的东西折腾到楼顶天台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言清让从后面拍了拍撅着小屁股埋头从天台的杂物房往外倒腾垃圾的顾岛,“别忙了,别忙了,你看呀,你看,夕阳。”

顾岛转头,恰好看到了正在徐徐落山的夕阳。它照在A大那些教学楼上,金色的阳光像是给原本就美丽的A大披上了一件温暖的衣裳。“哇。”顾岛由衷惊叹,就在她的目光被夕阳下的A大吸引的时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圆大大的棒棒糖。“哎?”顾岛看了看言清让,“你啥时候买的?”

“结账的时候,看架子上有,觉得好看,随手拿的。”言清让说。

“你爱吃棒棒糖?”

“我不吃糖,”言清让从兜里掏出了一根香肠,“我吃肉。”

“你那兜,就跟机器猫那口袋似的,什么都有。”顾岛也不见外,接过棒棒糖席地而坐,拆开包裹塞进了嘴里,“今天你摆了一桌子的饭菜,吓了我一跳,我都没想到你兜里还能揣两个大面包和一条旺仔牛奶。话说,你怎么那么能吃啊。”

“习惯了,”言清让跟顾岛一起坐了下来,咬开了那根香肠,塞进了嘴里,“小时候,我爸工作忙,然后很早就把我丢到学校。然后每天给我打电话,问我吃没吃饭。我那个时候就觉得,只要吃饱饭,吃很多,这样他就会很放心。所以我就吃很多,尽量给自己吃的胖一点,让他放心。”言清让吃完那根香肠,又从兜里掏出了另外一根,撕开包装塞进嘴里,“可能吃很多的习惯就是从那个时候养成的,但是我干吃不胖,也是神奇的体质。”

“你小时候是不是也过的蛮孤独辛苦的?”顾岛突然问。

“哎?为什么这么说。”

“我觉得你要是很小的时候,就被爸妈丢去学校,肯定会很多人因为你小啊,你吃的多啊,大家嘲笑你不跟你玩儿。”顾岛一脸苦大仇深的心疼,“越没人陪你玩,越能吃。越能吃越没人陪你玩。所以就恶性循环的孤独。但是你得知道啊,这个世界上没有人的人生是一帆风顺的,你看你现在还不是熬过了那些日子,活得好好的。是吧,其实重要的是你的内心,你心里很丰富。就不会觉得孤独……”顾岛自言自语长篇大论。

言清让一脸问号看着顾岛,觉得她可能是误会了什么,听到她说“越没人陪你玩越能吃,越能吃越没人陪你玩”的时候,言清让真的忍不下去了,抬手照着顾岛的后脑勺就是一下,“你脑壳坏掉了?我能吃招你惹你了。”

“我说的不对么。”冷不防脑后吃了一个爆栗的顾岛低头揉揉脑瓜,一脸委屈。

“对屁咧。”言清让好气又好笑,“我爸爸虽然把我放在学校,但是周末的时候他总会抽出时间陪我玩儿和练琴。虽然我年纪比同年级的人都小,但是我人缘很好,大家都愿意跟我玩儿。你不要自己在那边胡思乱想的加戏,什么鬼?”

“切,”本来以为会看到顾岛羞愧或者不好意思的脸,但是却看到了顾岛一张不忿的脸,满脸写着一句“跟我有屁关系”,然后她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你说你爸爸把你放在学校,陪你玩什么的,那你妈妈呢?”

A大已经完全沁入了一片夜色,抬头可以看到满天的星光。

言清让沉默了一下,然后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废话好多啊你,好晚了,起来回宿舍了啦。”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下了天台。顾岛感觉到言清让的情绪变化,但是想不出自己那句话让他不开心了,“喂,你要不要下来,不下来我就锁门了哈。”

“啊啊,不要锁门,我来了。”听到言清让要给自己锁在天台,顾岛赶紧连滚带爬的冲下了天台的梯子。

《恋在弦间》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T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湛星,顾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T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恋在弦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湛星,顾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恋在弦间

恋在弦间

作者:Ten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Ten)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湛星,顾岛)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Ten)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恋在弦间》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湛星,顾岛),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