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逐云琚》逐云 第14章 尴尬 逐云琚BI

《逐云琚》逐云 第14章 尴尬 逐云琚BI

发布时间:2019-12-06 18:39:56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折烟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折烟原创的玄幻修真小说《逐云琚》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虹峰,应各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虽说是树林,却不知为何阴风阵阵,秦天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只觉得那些深深浅浅的绿来的有些刺眼,不自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小韵,你冷

>>>《逐云琚》在线阅读<<<

《逐云琚免费试读


虽说是树林,却不知为何阴风阵阵,秦天透过层层叠叠的枝叶,只觉得那些深深浅浅的绿来的有些刺眼,不自觉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小韵,你冷不冷?”见秦韵一袭湖蓝锻裙,微微皱眉,便侧身为她挡风。秦韵纤纤玉指拉住身前的人,“不用……”

他看着有些沉默的单薄女子,嗯了一声便也不再说话,两人并排向前走着。“我不喜欢跟在你身后的感觉……”幽幽的声音飘进秦天耳中,一同的还有她头上金步摇摆动的声音,虽然我以前一直渴望你能带着我往前走……

“什么?”秦天抓抓头,“你今天有点怪怪的……”女子的眼睛依旧清澈如水,却多了一分猜不透的愁绪。

“没,没什么。”秦韵边走边摆弄着袖口,有些时候,不经意的小动作却尽显了她的腼腆和娇羞,“秦天……我只是觉得自从那晚看过萤火虫后,便好久没有和你一起独处了……虽然在勤辰长老那里修习音律是一件十分欢喜的事,可我还是很想念爹爹和……你……”

秦天有些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两声,“我也很想你啊……不过……”环视一周,“我们好像又走回到原来的地方了……你看,这棵歪脖子树刚才不久看见过了么?”秦韵细看一番,随即脸色变得有些苍白,“这……的确是我们刚才经过的地方……可是我们明明是顺着路往前走的啊,也没有转弯……怎么会这样?”

“那,那怎么办?这林子果真有古怪!”秦天有些急躁,“要不先找欺风他们汇合一下吧!”

秦韵合眼凝神,淡淡道,“哥哥,你看能不能先生堆火,以烟来做个信号,让我稍稍感应一下……”待她睁眼时却发现秦天有些沮丧地坐在一边,前面则是一堆燃着的树枝,虽是黑烟阵阵,却被来历不明的阴风斜吹散开;火光虽亮,却也不足以透过千百棵参天巨树传达到另两人那里。

“不行啊,这样根本没法告诉他们我们的所在地……”男子垂头丧气,呆滞望着眼前的枯木,“小韵,你有没有什么发现?”

秦韵摇摇头,蹲下扶住秦天的手臂,安慰道,“在这条路的前方,那股不明的灵力还是集中原来的位置,只是……”她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只是……我却感应不到欺风和韩姑娘的灵力……”

“开什么玩笑!”秦天一下子按住她的肩膀,有些激动地说到,“你的意思是,是他们两个不见了?这一定是有问题!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秦天……哥哥!”她的表情有些痛苦,“你弄痛我了!”

“啊,小韵,对,对不起……”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秦天忙放开手,“但是欺风他功夫那么好,亦真又有神兵在手,怎么会连灵力都消散了呢!”

一边安慰着激动的人,秦韵一边解释着,“也许他们已经找到天尊,进入真正的刃冢也说不定呢!你也知道,这里不好生火,他们联系不上我们不是么?”

“可是……”

“好啦!”秦韵温柔地拉他起身,“我们也不要耽误了,再顺着这条路走走看,如果还回到原地,我们就回岔路口走另一条路……”秦天无奈,只好顺从地跟在她身后,脑中乱作一团看着妹妹窈窕的轮廓,忽然觉得是她又不是她不再一害羞就玩衣角,红脸蛋;也不再遇事慌神躲在他身后;不再唯唯诺诺将感情藏在心底……

时间,真的会改变很多东西么?那些所谓的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想到那晚她近在咫尺的气息,秦天只觉得心中一阵阵悸动。看着她的背影,在她轻盈的裙摆下,步步生出莲花。

“痛!”韩亦真揉了揉额头,走得好好的干嘛停下来啊,一头撞在云欺风的背上,她有些痴痴地想,要是他停下前再转个身就更好了。顺着男子的目光往前看去,她不禁惊呼出声,“咦?这树干上不是云公子你刚刚刻上的标记么?”见云欺风没有说话,她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在前方看见早就经过的场景,的确是有些不妙,“所以说……”

“所以说我们迷路了……”云欺风一合扇,无奈地笑笑。

“不会吧……怎么会这样?”韩亦真指着一边的岔路说,“这里比刚才多出来两条路呢!”

“只怕这便是给我们的试炼吧!”男子一转身,“虽然我也知道留你一个姑娘家独自一人不太好,但是,我们还是分开走吧……”

韩亦真倒是没有什么意见,这样倒也方便她查探神兵的下落。只见她潇洒一行礼,“云公子放心,说什么我也是堂堂凝冰谷大小姐,有着上百年的道行。何况来刃冢就是爹爹的主意,让我磨练身手,区区幽暗树林,我才不怕呢!”云欺风见她信心十足,便点点头,“如此甚好……只是……”

“没事啦,放心吧!”小狐狸拍拍胸脯,“我才不会让云公子担心呢!”说罢,竟又是化作一缕红烟,飘向小径深处。

“喂……果然是只性急的小妖……”没来得及叫住她,云欺风只得摇头作罢,支开了她,自己也要开始执行父亲交代的额外任务了伯父云上逐当年留下的那把剑,究竟在哪里?

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一般,刃冢外青锋台上,正与韩怀空对弈云无涯迟迟没有落子。“云掌门可是在担心什么?”韩怀空手执黑子,“你我所在意的东西应该仍在刃冢之中……”

云无涯微微一笑,落子盘中,“正是仍在其中才觉得蹊跷,封印之物灵力巨大,为何感应不出?连刃冢天尊也不知其下落……我原以为,胜雷是云家后人,定能唤得神兵相见,谁料……这次次子欺风若再无消息,只怕是宝物有难……”

“韩某到不这么认为……”韩怀空目不转睛地看着棋盘上的走势,“这次,小女无心之中把那块玉也带进刃冢了……”

执白子的手停在了空中,顿了顿才落下,“收官……”

这里不同于沉渊派,立于山巅之上,翠柏苍松,云烟缭绕,气势恢宏,她暗暗想着。俯看这清净淡远且与世无争的落虹峰是一种心旷神怡的享受若是把沉渊山比作深不可测的修真老者,这落虹峰就是那二八佳人,尽显小家碧玉的娇羞。

“让姑娘久等了,请随我们去见师父吧!”两个约摸十七八岁姑娘异口同声地说道,而后又面面相觑,相互瞪了一眼,似乎是责怪对方说了和自己一样的话。被招呼的人白衣翩翩一转身,却是一张倾城面孔,肤若凝脂,黑发亮如锦缎,贴着脸颊一侧软软披下,远黛眉下双目黑若耀石,朱唇轻启仿佛口吐秀莲,“你们两个还是老样子啊……”语气虽有些冷淡,却听得出有着几分欢喜。

“是啊,都怪阿蛛每次都学我说话!”说话之人一袭紫色劲装,面若桃花,些许有些怒气,不甘心地把脸撇向一边。

“我哪有……我想都没想就说出来了好不好!阿蜘每次都斤斤计较,真小气!”另一女子愤愤道,细细看来两人容貌,衣着打扮竟如出一辙,分明是一对双生花。

“阿蜘,阿蛛……”

“对不起啊亦幻姑娘,这就随我们来……”名唤阿蜘的女子连连道歉,“对了,亦真姑娘没有来么?”语毕才像想起什么来着,“啊……我不该多问的……”

白衣女子并不介意,“她在沉渊派祭刃,爹爹的试炼。”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熏风带起她的青丝,隐隐有一阵暗香浮动。双生花对望一眼,“沉渊祭刃啊……”

《逐云琚》 精彩点评

单评某个故事吧。混血地狼和某一对树仙。不赘述内容,男女树精侠侣,救护萌新少年。女方洒脱不羁,兄弟之情变成了勾引养成三角恋。贴吧看到某女读者拼命为树女辩护,丈夫最后自己也承认可能早就不爱她云云,最后回到身边不还是再次离开云云。想起当时我是欲言又止,三观的差异,没什么好辩的。我只想说,走过的路,是自己选择的方向,只是很多时候,从此再无法回头。把自由归于自身,背影留给别人之时,其实已经放弃了相濡以沫和长相厮守。也只给对方留了怅然转身的路而已,此时口中的爱与不爱,自嘲?放手?宽恕?哪还有意义可言。此后的千年坚持,不过和这个女读者一样,拼命要证明自己没有错而已。可惜成人的世界,哪来的对错,只有得失

逐云琚

逐云琚

作者:折烟类型:玄幻修真状态:已完结

单评某个故事吧。混血地狼和某一对树仙。不赘述内容,男女树精侠侣,救护萌新少年。女方洒脱不羁,兄弟之情变成了勾引养成三角恋。贴吧看到某女读者拼命为树女辩护,丈夫最后自己也承认可能早就不爱她云云,最后回到身边不还是再次离开云云。想起当时我是欲言又止,三观的差异,没什么好辩的。我只想说,走过的路,是自己选择的方向,只是很多时候,从此再无法回头。把自由归于自身,背影留给别人之时,其实已经放弃了相濡以沫和长相厮守。也只给对方留了怅然转身的路而已,此时口中的爱与不爱,自嘲?放手?宽恕?哪还有意义可言。此后的千年坚持,不过和这个女读者一样,拼命要证明自己没有错而已。可惜成人的世界,哪来的对错,只有得失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