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长夜有黎明》长夜有黎明去哪里免费阅读 【14】失误 长夜有黎明罗御

《长夜有黎明》长夜有黎明去哪里免费阅读 【14】失误 长夜有黎明罗御

发布时间:2019-11-06 18:43:08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妙生LR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蒋北,韩铭的小说是《长夜有黎明》,它的作者是妙生LR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刚到警局,陈亦明就在外面等着队长和罗蕊,迫不及待的说: “肯定是这个小子,我们还查出来,他曾经和纪聪发生过矛盾。而且他一个不抽烟

>>>《长夜有黎明》在线阅读<<<

《长夜有黎明免费试读


刚到警局,陈亦明就在外面等着队长和罗蕊,迫不及待的说:

“肯定是这个小子,我们还查出来,他曾经和纪聪发生过矛盾。而且他一个不抽烟的人,居然在宿舍搜出三个打火机。他还曾经扬言说纪聪这种人就该活活烧死。”

“他承认了吗?”听陈亦明这样说,刚刚罗蕊心中产生的自信,反而消失了些许,在她的判断中,凶手不应该这样马虎,把证据留下来。他应该是一个很小心谨慎,不流露情绪的人。

“他嘴很硬,一直说我们诬陷他,说要找律师。”

罗蕊看了看韩铭的反应,发现他也皱了眉头,心里更加不安了。

进入审讯室,罗蕊坐下来,打量着眼前这个叫程琤的男生,还没有审讯,心中的那个否定的声音就越来越大。不,这不是她要找的凶手。

程琤穿着邋遢,但并不朴素,一身名牌,他似乎是一个不会安排生活的大男孩。从罗蕊坐下起,他就烦躁的说要找爸妈,要找律师,要给家里打电话。而凶手应该是一个高度自我的人。

在审讯过程中,罗蕊察觉出程琤虽然独来独往,心高气傲,但这更多是因为家庭优渥,父母溺爱,从而造成他大学生活无法融入集体,鄙视周围人。

这不是她要找的凶手。

罗蕊一边在问一些常规的问题,一边已经开始心慌的握紧拳头。韩铭发现了罗蕊的异常,他也意识到这不该是凶手。

陈亦明在外面有些疑惑:“队长,这是怎么了,罗蕊怎么心不在焉啊。”

韩铭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走进了审讯室。

看到韩铭进来,罗蕊更加紧张了,她不知道怎么说,怎么解释。是她给的大致方向,结果却抓错了人,她给判断看来是错了。

韩铭看到罗蕊慌张的眼神,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说:“结束吧。”

放走了程琤,陈亦明冲进审讯室,直接问道:“怎么回事啊?”

结果,却看到罗蕊低着头,站起来,小声说:“不是他。”

“怎么不是啊,按照你给的画像,全校估计就他吻合作案时间、地点、外貌特征、性格特征!”

“对不起,可能是我给的画像错了。”

说完,罗蕊就走了出去。

下午,所有人都集中在办公室里,深知着一天又白忙活了。关键是案件发生到现在又没了思路。

只有韩铭和张锋在是思考着,其他人几乎只是沉默的坐着。

黄家豪打破了沉默问道:“罗蕊呢?”这个问题一出,无疑更加重了沉默。

许久,管月才小声回答道:“她在宿舍。”

张锋直接拿出烟,点火,深深的吸了一口说:“这个案子其实已经很清楚了,思路没有错,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继续把受害者身边的人进行排查。”

韩铭也说话了:“明天我们去文笔山,看看有没有留下其它关于在文笔山寺院当俗家弟子的华大学生的线索,运气好的话,估计就能逮到了。”

陈亦明小声了嘀咕一句:“运气不好呢。”

韩铭听到了,回道:“运气不好,就继续排查。”

小李也实在是忍不住了,直接质疑道:“万一压根和宗教没有关系呢。”

这个问题戳中了很多人的心,是的,万一罗蕊的推理没有一丝是正确的,怎么办?

但没想到,韩铭却很坚定的说:“她的推理基本没有错。”

最让人信服、大神级别的队长都这样说了,那一定就是对的。大家也不再质疑了,还是要踏实下来,明天继续追查。

可不幸,却再一次发生了,校园里已经加大警力去巡查了,可是凌晨时分,又一场火灾发生了。这次居然是宿舍楼。

收到消息后,黄家豪紧忙发动车子,准备和队长出发,没想到队长却说等一下,让他先开车去宿舍楼下。车上,韩铭拿出手机打电话,接通后,严肃,不容拒绝的说:“马上下楼来,火灾又发生了。”

几分钟后,很快,罗蕊便跑了下来。她穿着牛仔裤,上身是一件很像睡衣的T恤,头发蓬松的披着,看来真的很着急。眼睛红红的,看样子哭过。整个人有些颓废。

去学校的路上,罗蕊问道:“半夜发生火灾?实验楼?”

“不是,是女生宿舍楼。”

“有人员伤亡吗?”

“目前为止还不清楚。现在救护车,消防车过去了,正在紧急的疏散人员。”

虽然不清楚,但是这样爆炸性火灾,很有可能会造成两到三人死伤,现在只能祈祷发生爆炸的宿舍没有人在。

到了宿舍楼下,女生们都穿着单薄的睡衣,拖鞋,在楼下站着。有的人甚至跑的急,没有穿拖鞋,赤脚站在地上。救护车,警车,消防车,乱成了一团。男生们也都赶来了,看自己的女朋友,或者干脆只是看热闹。叫声,哭声,议论声,这些让罗蕊忽然更慌了。

如果自己没有自作主张的发表言论,弄错侦察方向,是不是凶手就会早早的找到?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场悲剧。

还好,火灾只发生在一件寝室,没有波及其它地方。消防员经过营救,救出来一名女生,这名女生在火灾发生时,正好在位于阳台边的浴室洗澡,所以也没有受伤。但,不幸的是,宿舍里的另一名女生,去世了。

罗蕊赶到救护车里,看到了被救出来的女生,她被救出时只裹着一块浴巾,现在只能换上病号服,因为收到了惊吓,所以一直在哭。

她说,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宿舍跳闸了,她正在洗澡,所以让关芳去拉一下闸,结果就听到了关芳的惨叫声,之后闻道了烟熏味,听到了尖叫声,她急忙出了浴室,想推开阳台门,却发现里面起了大火,只能呆在阳台,等候救援。

“你们每个宿舍都有各自的电闸?”

“嗯,每个宿舍都有,舍管阿姨那里也有总的。”

“关芳她是不是信仰佛教?”

大概是没有想到,罗蕊会问这样的问题,女生觉得很莫名其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她有去过文笔山吗?”

“去过的,还是我告诉她的。”

“好的,谢谢你。你安心休息,好好调养。忘记这些。”

下了救护车,罗蕊陷入沉思,现在的她急需要整理自己的思路。

看来真的与宗教有关,与去过文笔山的人有关。

回过神来,罗蕊发现韩铭一直站在她身后,看着她,却没有叫她。发现她的目光后。韩铭走上前去,说道:“女生宿舍一向管理严格,门前门后都有保安,每个楼层的楼道也都有摄像头。”

最后的答案,没有说出口,不过,罗蕊懂了,凶手是女生。

所以,罗蕊的所有推理都是正确的,唯一错了的地方,是性别。

“对不起,我以为是男生。”

“我也有责任,对于你的推理我也是肯定的,毕竟纵火犯大都是男性,特别是心理变态类的犯罪,一般只有男性才会以火为发泄点。”

罗蕊没有想到,韩铭居然也清楚她当初的思路。

“只是,恐怕你不清楚一点。这一点是我的疏忽,是我不该犯的错误。这个案件,火不是作为常见的发泄点,而是另一种含义,宗教的含义。”

韩铭似乎想到了什么:“前几年,咱们警局抓到过一个邪教团体,打着佛教的名号,但实则是对追随者进行洗脑。他们推崇,修炼的最高境界是浴火重生,只有经历烈火的考验,才是真正的信徒,才能成为西方的佛。”

罗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看着韩铭说,“这样就对了。”

“这场火灾也让她露出马脚了。”

“不过,代价太大了。”说出这句话时,韩铭清楚的看到,罗蕊刚刚眼中的亮光熄灭了。

总归还是很难受,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造成了一条生命的离开。这件事,就像一根刺,刺在罗蕊的心口,可能永远拔不出去。

很快,第二天上午,根据嫌疑人的特征,逮捕了同一楼层的邹文,并且从监控上也看到邹文曾在关芳宿舍门口停留。

这次罗蕊没有去亲自审讯,不过在审讯室外看到她时,她就已经确定邹文是凶手。她的眼神里,充满着无畏和麻木。

在审讯室里,她很坦然的承认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她说,这是他们活该,他们没有真正有所信仰,她本来是想帮他们早日得到升华的。

至于作案手法,邹文作为电气信息专业的学生,早已谙熟学校的电路,将其损坏、改造,只要开灯就会引爆。前几次没有得逞,就是没算好时间,所有失误,后几次,邹文的计划更加缜密。而这次对于关芳,是因为她早已看中关芳许久,但现在实验室管理十分严格,所以她只能铤而走险,在宿舍下手。

陈亦明看着审讯室里的情况也不无叹息的说:“邪教害人啊,这么优秀的大学生,居然能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真的是疯了。”

罗蕊看着这样的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也觉得很心痛,为逝去的人心痛,也为她心痛。真正的信仰,是为了给人带来希望,带了寄托,是为了弘扬真善美,而不是伤害。

《长夜有黎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妙生LR)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蒋北,韩铭)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妙生LR)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长夜有黎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蒋北,韩铭),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长夜有黎明

长夜有黎明

作者:妙生LR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妙生LR)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蒋北,韩铭)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妙生LR)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长夜有黎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蒋北,韩铭),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