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帝后心术》帝后世无双 第八章,誓死为玉 帝后心术HE

《帝后心术》帝后世无双 第八章,誓死为玉 帝后心术HE

发布时间:2019-09-20 09:40:2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吉字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严颂,齐清儿的小说是《帝后心术》,它的作者是吉字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王老五掂了掂手中的银袋子,还挺重的,打开瞄了一眼,脸上犹豫的神色随即转为满意。 红娘给的价格是一般丫头的两倍,王老五原本心黑想多

>>>《帝后心术》在线阅读<<<

《帝后心术免费试读


王老五掂了掂手中的银袋子,还挺重的,打开瞄了一眼,脸上犹豫的神色随即转为满意。

红娘给的价格是一般丫头的两倍,王老五原本心黑想多要点,但又想到那齐清儿的身世,一转念,算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烫手的山芋,早丢掉早好。

“价钱可还合适?”红娘看出了王老五的小心思,面带媚笑。

混这行这么多年,红娘自有一套生意经,早做好跟王老五讨价还价的准备。

“合适,合适!”王老五将银袋子往兜里一揣,咧嘴一笑,满口金牙:“这两丫头,将来一定是头牌,红娘你还愁这钱赚不回来吗?!”

红娘婀娜一笑,将手中的丝绢一甩,对王老五道:“以后有这样的人儿,就带到我这里来,定不会亏待你的!”

“好的,好的。”王老五连忙点头附和。

红娘很满意,扭腰转身,轻抚红袖,对齐清儿和杨柳道:“你们两个跟我走吧!”

齐清儿有些踯蹰。

她虽然听不懂红娘和王老五话里话外的深意,但是总觉得事情不会像自己想像的那么简单。

而杨柳进齐府前,曾混迹市井,随父卖唱,听说过青楼是怎么回事,也知道红娘是什么身份。

她觉得,就算是进青楼,也要比被流放北疆,一路受尽鞭鞑,饥寒交迫,不知道哪天会死的生活要强。

她用力紧紧回握了握齐清儿的手,示意齐清儿一起跟红娘走。

齐清儿只当她不懂事,冲她摇了摇头。

这时,红娘已经往前走了几步。

她发现齐清儿和杨柳并没有跟上来,面色一沉,转头以柔软而似寒雨般滴滴碜人的声音问:“怎么了,不愿走吗?”

齐清儿很害怕,忍了又忍,最后咬牙问:“你要带我们去哪里?”

“你说呢?”红娘目光凛然地反问。

“我不知道,所以才会问你。”齐清儿鼓起勇气,迎着红娘的目光,一本正经回答。

倒是杨柳,被红娘的目光给吓着了,下意识拉着齐清儿往后退。

王老五吓一跳,生怕红娘会退货,立即上前,把她们往红娘跟前推:“你们俩鞭子没挨够是不是?不听话,我就把你们塞回去挨鞭子!”

“不、我不要回去……”杨柳害怕极了,浑身颤栗,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无声地往下掉。

齐清儿却不害怕。

现在她的主人是红娘,不是王老五,只要红娘不表态,王老五根本不敢把她怎么样。

她张开双臂,护住杨柳,一脸倔强地狠狠地瞪着王老五。

红娘简直爱死了齐清儿这种有担当的Xing情。

这人生一世,追着名利跑,最缺的,就是这份义气、这份责任!

这样的人,只要晓以之理,多多关心、呵护,调教好了,那就是一棵巨大的摇钱树!

她不怒反喜,轻轻挥了下丝绢,示意王老五让到一旁,俯身看向齐清儿和杨柳:“红娘那里有好多和你们一般大的小朋友,她们刚开始啊,也和你们一样怕怕的,可到了红娘那里啊,都嚷嚷着要住下来呢!”

说着,她又将脸贴近一些,目光温柔得能挤出水来:“乖,我是带你们去过好日子,你们尽管放心跟我走就是了!”

齐清儿见识了王老五的变化无常,可不敢再轻易相信红娘的话。

但相对王老五的阴险凶恶,齐清儿还是觉得选择追随红娘要好些。

红娘毕竟也是弱质女流,同样是逃跑,从红娘手上逃走会比在王老五手上逃走要容易多了。

她想了想,转头递给杨柳一个安抚的眼神,两人都乖乖冲红娘点了点头。

日头偏西,斜斜地照着满屋的灰尘。

这破旧的屋子没有门,却有个门槛。

齐清儿随红娘出门时,没注意到,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扑倒在地,激起一地灰尘飞扬。

杨柳生怕齐清儿摔伤了,慌忙伸手去扶。

红娘转头看一眼,往后缩了缩脖子,甩动手里的丝绢用力驱赶喷到鼻间的灰尘。

而王老五和那个陌生男子也准备要走,听到噗咚一声,都抬头张望。

斜阳中,飘舞的灰尘里面射出一道极为柔和的光!

王老五眼神好,立刻发现这道光来自于掉在地上的一块玉。

像这种能发光的美玉,可是名贵得很!

王老五虽然见识一般,识货的能力不差,几乎不加思索就扑向它!

红娘在青楼见过不少达官贵人手里的好物会,远比王老五要识货,这时,也发现了玉,连忙也扑了过去!

这块玉,挂在齐清儿脖子上,是俊昇在她十岁生日那天送的。

刚刚她不小心摔倒,玉顺着推力,从胸口滑落出来,才会掉在地上。

她看着王老五和红娘如狼似虎的动作,吓得赶紧麻利地站起身,将玉塞回自己的胸口。

王老五不甘心,仗着自己四肢粗壮,直接一把拎起齐清儿身边的杨柳丢进回了破屋。

红娘不乐意了:“这人已经是我的了,这玉也是我的,王老五你可不要坏了这行的规矩!”

“我卖的是人,不是玉,这玉是我的!”王老五毫不客气,说完,就伸手去掏齐清儿胸口的玉。

齐清儿连忙死死护住胸口,大声说:“这是...我的俊昇哥哥...送给我的,你…不可以...抢走它!”

“是呀,求求你们,不要抢清儿姐姐的玉,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就剩下这块玉了!”杨柳想扑上前帮齐清儿一把,却别王老五身旁的陌生男子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只能哭着乞求。

可惜,谁都没把她们俩的话当回事。

红娘想的是,能得此玉,青楼可以停业好几个年头,都不愁吃喝,看到王老五的动作,立即冲上前,也伸手去掏齐清儿胸口的玉。

王老五想的是,能得此玉,自己从此再不用东奔西跑,看到红娘又要抢,就去推红娘。

红娘被推了个趔趄,气得从袖袋里掏出一包粉末状东西,往王老五脸上洒过去。

王老五没提防她还有这一手,被粉末洒个正着,立即捂住眼睛,“啊!啊!啊!”地大叫。

红娘趁机抓住齐清儿的手,拉着她往外跑。

王老五听到动静,气急败坏,扭头大声吩咐身旁的陌生男子:“快、快追上去,别让那臭娘们连人带玉地都弄走了!”

“我知道!”陌生男子根本不识货,但他是见财眼开的主,看到王老五和红娘如此宝贝那块玉,早就也起了要争夺的心思了,连忙追向红娘和齐清儿。

红娘发现陌生男子追上来,慌忙拉着齐清儿往旁边的巷子里跑。

齐清儿小胳膊、小腿的,根本跟不上她的脚步,很快就被拉得跌倒在地。

红娘气得顿了顿足,索Xing拖拽着齐清儿跑。

齐清儿身上的衣服在地上很快就擦出一个一个的洞,背部和臀部都是擦伤。

陌生男子大步追上来,低头去拽齐清儿脖子后面拴玉的那根红绳。

齐清儿吓坏了,顾不得疼和痛,哀哀恳求他和正试图阻止他动作的红娘:“我求求你们,不要,不要抢我的玉,不要,啊……”

说话间,红娘和陌生男子各拽着红绳的一端,使劲地扯。

齐清儿白皙细嫩的脖颈处被勒出触目惊心的深印,疼得眼泪不自觉滚落了下来,心里一阵绝望。

这玉是俊昇哥哥给的,即使在被驱赶流放之前,他没有前来救护,齐清儿还是想留下这块玉。

生死契阔,与子成说!这是一个承诺,一个约定。

同时,它代表着自己心中对俊昇哥哥最初的、懵懂的爱,更见证着俊昇哥哥的父皇,带给自己父母亲和整个齐府的毁灭Xing打击和伤害!

即便是遍体鳞伤,即便是死,自己也要同它在一起!

齐清儿顾不得身上的疼痛,死死抓着胸口的玉,不让他们抢夺得逞。

“放手!这里可是我的地盘儿,和我争,都是没有好果子吃的!”红娘抢不过陌生男子,突然喘着粗气,龇牙咧嘴地对着陌生男子吆喝。

陌生男子不由一愣。

难怪她会往这个方向跑,倒是忘了,这里可是青楼的后巷!

“你可别忘了,还有一个丫头在我们老大手上呢!”陌生男子有些底气不足地回答。

“就那丫头,你们留着吧,我只要这玉!”红娘不屑。

她倒是有些可惜应该已经被他们弄死的齐清儿。

因为,齐清儿身上原本就伤势不轻,现在又被他们一直勒着脖子,已经支撑不住,神志涣散,本来紧紧抓着胸口那块玉的双手,无力地垂落了下去。

《帝后心术》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吉字)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严颂,齐清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吉字)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后心术》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严颂,齐清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帝后心术

帝后心术

作者:吉字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吉字)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严颂,齐清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吉字)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帝后心术》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严颂,齐清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