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仙妻太甜帝少别贪吃 第05章 撵出家门,机缘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强受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仙妻太甜帝少别贪吃 第05章 撵出家门,机缘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强受

发布时间:2019-08-23 00:28: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锦辰歌月 状态:已完结

新书《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全文在线阅读,作者锦辰歌月,主角宫缙辰,战南,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许诗夏带着一身青青紫紫的伤和母亲离开许家。 母亲季文英并不想走,因为她们母女俩并没有地方可去。 “诗诗啊,毒打都挨过了,再忍忍,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在线阅读<<<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免费试读


许诗夏带着一身青青紫紫的伤和母亲离开许家。

母亲季文英并不想走,因为她们母女俩并没有地方可去。

“诗诗啊,毒打都挨过了,再忍忍,咱们不走好不好?”

在许家受委屈,总比流落街头的好。

许诗夏坚决不:“妈,我们继续住在她家地下室,你就不怕二婶把我杀了我吗?”

季文英好劝:“怎么会?那毕竟是你婶婶,有你亲叔叔在,你婶婶过了气头,就平静了。”

“妈,我们受他们家欺压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了解吗?二婶是恨不得我们都死了才好。”

许诗夏被母亲搀扶着,一动身上疼得钻心,二婶是真下了死手在抽她。

今天既然出来了,宁愿死在外面,也不会再回去!

母亲发愁:“我是死是活都没关系,我是心疼你,你已经考上了云都大学,妈不希望你上不了大学。我们现在离开许家,你的学费怎么办啊诗诗?”

“妈,你以为我们在他们家地下室住着,二婶就会拿钱给我上大学了?”许诗夏反问。

季文英被女儿问得哑口无言,以江丽华的性格,怎么可能拿钱给诗夏念大学。

江丽华的女儿许潇雨念的是二本,可她女儿许诗夏,却考上了大云都第一学府,这是全国无人不知的重点大学。

江丽华不从中作梗,她就烧高香了。

“可我们母女俩现在去哪啊?”

季文英心疼的看着女儿,这满身的伤,看得她眼泪直打转。

“我们今天先……唉,住旅馆太贵了,妈,要不我们先去我同学家凑合一晚吧。”

许诗夏皱着眉,又恨自己没用,虽然考上了好大学,却耽误了赚钱养家。

离开许家是迟早的事,可她却没存下多少钱。

季文英心疼钱,“打扰人家多不好啊……”

许诗夏忙安慰:“妈,没事的,他经常一个人在家,爸妈在外地工作。这个暑假有两个多月,我有足够的时间赚钱学费,你别担心。”

许诗夏和母亲在十字路口等红灯,对面商城建筑墙上正滚动播放着一条招募。

她并没有看清楚具体内容,但她看到了“平分百万奖金”几个大字。

她赶紧在网上搜索相关内容,看到不限身高、年龄、学历,只要热爱户外探险,并且有一定专业技能即可报名参加。

许诗夏看得热血沸腾,两眼放光。

“妈,你等我一下,有一个活动很适合我,我马上报名。”

母亲看着走动的人群,着急的说:“诗诗啊,绿灯了。”

“没事,一分钟就好。”

许诗夏无暇他顾,快速在网络上填了相关信息。

夜晚,许诗夏和母亲在同学家落脚。次日一早,她就去了报名地点,参加面试。

面试地点在一栋六层楼的厂房中,每一层楼去往上楼楼梯中间都有设有不同的障碍,最终能上顶楼的人,就是这次探险小组的队员。

许诗夏找来,却看到成百上千的人灰头土脸的出来。

更甚者满身伤痕,要人搀扶。

许诗夏一惊,就猜到这项目没那么容易,简直是玩儿命啊!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锦辰歌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宫缙辰,战南)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锦辰歌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宫缙辰,战南),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

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

作者:锦辰歌月类型:仙侠奇缘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锦辰歌月)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宫缙辰,战南)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锦辰歌月)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豪门仙妻:帝少,吻上瘾》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宫缙辰,战南),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