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皇后念氏冷宫小说 宁王的宫灯(2)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精彩内容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皇后念氏冷宫小说 宁王的宫灯(2)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精彩内容

发布时间:2019-08-16 13:46:53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吴眉婵 状态:已完结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作者:吴眉婵,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马夫人,唐伯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过去种种,都忘得一干二净。 …… 夜阑人静。 谁也不知道,客栈周围,一群便衣人,正在狸猫一般的靠近。他们的目光左右闪烁,然后,落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在线阅读<<<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免费试读


过去种种,都忘得一干二净。

……

夜阑人静。

谁也不知道,客栈周围,一群便衣人,正在狸猫一般的靠近。他们的目光左右闪烁,然后,落在了二楼最后一间暖厅上面。

此时,他们已经换去了招摇的飞鱼服,打扮成了一种商旅的模样,敲开了客栈的门,大摇大摆:“掌柜的,我们要二楼的房间。”

“客官,二楼有人了,换一间吧?”

“不,一定要二楼的暖厅!!”

终究是锦衣卫,三句话没过去,已经目露凶光,随时要杀人了。

就在这时,一个戴着瓜皮帽的人出来,压低了声音,很低微地说了几句。

此人正是张永。

掌柜的惊得面无人色,只能拼命点头。一点也不敢拒绝,然后,亲自带着人,去了二楼最左边的一间暖厅。

走道上的灯笼那么黯淡。

这黑夜那么沉寂。

一切举动,丝毫也不曾惊醒沉睡中的人们,黑夜,一片安静。

只张永,揭下瓜皮帽的瞬间,看了看走廊的尽头--最右边的那间屋子。紧紧地关闭着--谢绝打扰。

他们昼夜兼程,不知动用了多少力量,跟踪了多久,才找到这一丝线索。

他脸上露出笑容,终于,可以向朱皇帝交差了。

且慢,他想,自己还是先不要打草惊蛇,锦衣卫最大的长处便是识趣--知道什么人动得,什么人动不得。

这个人他惹不起。

万一毛了,葡萄牙的进口改良版火铳一对准自己,那玩意儿,他应付不起。

而且,这主儿他也根本得罪不起,也完全不敢得罪。

略一思索,立即进了房间,彻彻底底把自己和下属都龟缩了起来。

风雪,整夜未停。

王守仁睁开眼睛,臂弯里的女子睡得那么沉。冬日天气迟,蒙蒙的,一切看得不是那么清楚,一会儿,眼睛完全适应这种清晨的冬日的朦胧,才发现窗外厚厚的积雪,反射着,明亮起来。

他侧身细细地看她,她的睫毛长长地垂下来,如两排浓密的小扇子,鲜艳的脸庞沉静而安宁,仿佛眉梢间还带着一丝微微的笑意。

一夜美梦,所以脸上才有如此娴静温柔的神情。

他微微侧身,扒拉一下一缕拂在她额前的头发,手触摸到她光滑的额头,忍不住往下,轻轻抚摸她的细致的面庞。

她被这柔柔的抚摸弄得迷迷糊糊的,却依旧睡得香甜,不愿意睁开眼睛,而眉梢眼角间的笑意却越来越深了。

那是一种陌生的感觉--陌生,却不疏离。

而是无形的靠近。

一种质变之后的亲密无间。

从昔日的噩梦到今日的觉醒。

一个女人该有的,终于,才彻底领略。

昔时,深宫寂寂,多少女人,在这样的死寂中,消灭掉了半世芳华?

他轻轻抱住她的身子,贴着她的耳膜,仿佛要说一句温柔的话语,她却被这耳边的阵阵热气,逗得麻酥酥的,忍不住,轻轻的笑起来。

直到快晌午了,二人才姗姗起来。

推开窗子,雪还没停,裹挟着寒风,一个劲往屋子里飘。快要吃午饭了,是和早饭一起的。

王守仁在窗前站了片刻,暖厅外面,可以看到那些精美的花船在西湖上徜徉。旅人,一点也没受到这一场大雪的影响,反而呼朋唤友,玩儿得十分开心。

冷风嗖嗖的,裹着雪团。

她兴致勃勃:“我们出去走走?”

“好。”

这间客栈里人很多,熙熙攘攘,来来去去,三教九流无所不有。因为天冷,大家都穿得很厚,戴着大大的帽子和围巾。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人。

也没有任何人引起别人的注意。

夏小宝和王守仁出去的时候,看到掌柜的,打扫卫生的店小二,吆喝饮酒,吹拉弹唱的歌女和旅客……

看起来,丝毫没有异样。

只是,在二人的背影彻底消失的时候,一个正在打扫卫生的店小二抬起头,若有所思,他看得那么真切--的确是夏小宝和王守仁。

这二人,昨晚一直住在一起。

而且,二人的神情喜气洋洋,就如一对新婚的夫妻。

他非常恐慌,不知该怎样向朱皇帝回报。

但是,很快,他就不再去想这个问题了--因为,朱皇帝向来喜欢有夫之妇,比如马夫人之流的--他对一切的贞洁,一切的烈女,向来不感冒。

三宫六院,都是处女,从没见他青睐过谁。

只是,此事实在是太过骇异--所以,他不敢说出来。

毕竟,皇后和其他的女人是不同的!

他只祈祷,猜测:也许,王守仁没那么大胆?

也许王守仁就是个阳痿?

也许王守仁根本不能人道?

但愿如此!

……

但是,夏小宝根本没留意到他们。

锦衣卫的名声,不是白得来的。

谁知道昔日这些作威作福,老百姓提起汗毛倒竖的家伙,会把自己伪装成店小二,扫地僧之类的?

二人兴致勃勃地出去。

旅店的外面,西湖风景,天然的大花园。

女墙上面全是皑皑的白雪,各种常青的灌木丛分外晶莹。主人估计喜欢凌乱美,对这些,没有丝毫的修葺整理,植物乱七八糟地自生自灭,一丛一丛的冬青顶上全是积雪,一些枯黄的野草伏在地上,冬靴一踩上去,有股轻微的奇怪的吱吱嘎嘎

一出门,冷风吹在面上,王守仁解开身上的大裘,将她拥在怀里。

她很自然地依偎在他的怀里,顺理成章的。

前面两排玉兰树,盛开着洁白的花朵,虽然满天的积雪,但花朵和积雪的区别却那么巨大,绝不会让人分辨不清。

前后都是巨大的树木,上面零星地挂着一些店家自制的已经发黄的红灯笼,在荒芜中,透出热烈的喜庆气氛。

二人醉醺醺地依偎着往前走。前面积雪太厚,靴子都深深地陷进去。

夏小宝的靴子踩下去,人都差点陷进去一小截,王守仁赶紧拉住她,二人哈哈大笑,他一兴起,蹲在她面前:“我背你……”

她高兴地伏在他的背上,抱住他的脖子,他站起身,这时,夏小宝四下一望,只觉得视野立刻开阔起来。

可惜,天色迷迷蒙蒙的,也不知是不是花了眼睛,她忽然发现前面的路上,一个高大的人影,穿着厚厚的皮裘,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那是通往外界的路,是离开此地,或者刚刚来时的路。

他走得很快,手里不知拿着一个什么东西,急急匆匆的,根本不曾注意一下旁边的景色。

如果夏小宝不是看到他身边那几名不经意的侍卫,肯定以为不过是路人甲,根本就不会多看几眼。

问题是她看到了,不仅看到,而且看得分明!

那么熟悉的身影,是烙印在心,永远也不会遗忘的身影,那是冷宫时代的梦魇,仿佛心口永远的记号,每每想起,也不知道是苦是悲,是怨是恨……

朱厚照!!

那是朱厚照!

她几乎要惊叫出声。

她在王守仁背上,不由自主直起一下身子,可是,那高大的背影不见了。也不知是黄昏的降临还是眼睛看花了,她用手背揉揉眼睛,再看,怎么也看不见人影了。

此时,夜色已经笼罩了大地,笼罩了这一片白雪皑皑的世界,远远看去,四周一片模糊,哪里有什么人影?

她默默地想,朱厚照早已回了京城,这一路并未追来,怎会是他?

不会是他的!

一定不会是他!

这样的时刻,他应该在皇宫里,在豹房里,搂着许多女人,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快活地过他逍遥无忧的天子生涯。

怎会是他呢?

怎会是他不远千里,孤零零的一个人这样走在雪地上?

不会是他!

绝不会是他!

悲哀,恐惧,心碎,难以言喻的不祥的感觉,只想,千万不要是他,千万不要是他……

如果是他来了,那该怎么办?

他究竟是因何而来?

王守仁在说话,很认真的:“小宝,我们把亲事办了吧……我给我父亲写一封信……”

“!!!!”

“小宝,我们就算不能大张旗鼓地操办,但是,也得有个仪式,我今晚就写信告诉我父亲,禀明我们已经结为夫妻……”

那时候,讲究三媒六聘,所谓无媒苟合,是大罪。

但是,他不在意。

他显然从不在意这个问题。

夏小宝也不在意。

只是觉得害怕。

她的手指,竟然微微地颤抖。

不由自主地,紧紧抓住了身下这个男人的肩头。

他并没察觉,只以为她是冷了,就问:“小宝,冷么?”

“我们回去吧。”

“我把衣服脱下来给你。”

“不用了,外面冷,我们早点回去歇着。”

“好,马上回去。”

王守仁并不知道她这一瞬间的“错觉”,心里微醺,兴高采烈的背着她转身就往回走。刚走到这片废园的门口,她下来。

此处死寂,没有任何人来人往。

夏小宝左右查看,的确无人,才稍稍放心。

二人一前一后地进去。

冬日天气短,晚餐开得早,已经亮起了灯,各路金翠莲一般的歌女们已经开始吹拉弹唱,有钱的大爷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不亦乐乎。

夏小宝拉了拉自己的厚厚的皮帽子,但见身边店小二穿梭往来,上酒上菜,没发现任何异常。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眉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马夫人,唐伯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眉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马夫人,唐伯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

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

作者:吴眉婵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吴眉婵)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马夫人,唐伯虎)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吴眉婵)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凤乱江山:冷宫小废后》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马夫人,唐伯虎),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