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利斧暴君》暴君盾斧配装 猎奇 利斧暴君忠犬攻

利斧暴君

游戏连载中

主角叫德莱厄斯,维斯特的小说是《利斧暴君》,它的作者是任我笑藏刀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德莱厄斯将斧头上燃烧着的火焰撤去,却还是将斧头对着她,面对不知道底细的女人,可不能因为几句话就将必要的防备放下。 不远处的火海将

阅文集团|更新:2019-11-04 00:32:5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德莱厄斯,维斯特的小说是《利斧暴君》,它的作者是任我笑藏刀最新写的一本游戏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德莱厄斯将斧头上燃烧着的火焰撤去,却还是将斧头对着她,面对不知道底细的女人,可不能因为几句话就将必要的防备放下。 不远处的火海将

《利斧暴君》免费试读

德莱厄斯将斧头上燃烧着的火焰撤去,却还是将斧头对着她,面对不知道底细的女人,可不能因为几句话就将必要的防备放下。

不远处的火海将四周映得一片通红,借着明亮的火光,德莱厄斯终于看清了这个潜伏者的模样。

她个子不算高,但是身材很是纤细,一层精致的黑色皮甲将她曼妙的身姿包裹了起来,一看就不是德莱厄斯身上这种卫戍军团给士兵们配的劣质皮甲可以比拟的。

她的脸笼罩在一层兜帽之下,被阴影遮了起来,看不清楚具体的样子,只有几缕金色的发丝从兜帽的边缘伸了出来,在火光的映衬下格外的耀眼,她背后的灰色斗篷有些污浊,磨损的痕迹很是清晰,看来在和遭遇德莱厄斯之前,她就遇到过不少麻烦。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在我们的营地外窥探?”

“我是迷失在山林中的冒险者,我并没有恶意。”

德莱厄斯嗤笑一声,紧紧的盯着她,虽然她的手上并没有武器,但是对待一个高明的盗贼,如何提防都不为过。“你当我是傻子吗,冒险者?这里是什么地方,不需要我再给你说明了吧?你的来意是什么?不说清楚,恐怕你暂时离不开这个地方了。”

“年轻的战士,你们在哈泽卡玛的敌人只有蛮荒的异族,但异族绝不会找人类来做探子,所以你大可不必担心我的身份,毕竟这里可不是和德玛西亚交接的战场。”

虽然她将德莱厄斯称作年轻的战士,但是从她清脆的声音来判断,她的年龄同样大不到哪里去,“我是迷雾之匕的成员,听说过吗?我们是诺克萨斯最大的冒险者团队之一,虽然不是军方的人,但是我们之间可没什么龌龊。”

这个时候,德蒙斯和维斯特带着营地内剩下的战士赶了过来,看到两个人战斗造成的痕迹,德蒙斯和其他人将箭搭在弦上,稳稳的瞄向了对面站着的女人。

德莱厄斯摇了摇手,示意他们暂时不要动,“维斯特,你们先将火控制住,别搞出太大的动静。”

等到维斯特他们去控制火势,他才又把注意力重新转了回来。“迷雾之匕?”德莱厄斯在嘴里念诵了下这个名字,“将你的指环扔给我,女人。”

“没想到你居然懂这个?”穿着皮甲的女人语气中带着一丝惊讶,她将左手尾指上的一枚戒指取下来,远远的抛给了德莱厄斯。

没有觉察到危险,德莱厄斯放心的将戒指接住,他摊开手掌,这枚银色的指环静静的躺在了他的手掌之中。银色的戒指像是两把微型的匕首环绕而成,上面铭刻着只有内部成员才能看懂的密文,德莱厄斯见过这个,在他还效力于雷诺德兄弟会的时候。

“阴影行者?你是迷雾之匕的高阶成员,被你这样的大人物盯上,不知道算不算我们小队的荣幸呢。”德莱厄斯将戒指抛还给这个女人,他当年在雷诺德兄弟会混的时候,曾经认识过一个迷雾之匕的老盗贼,并且得到过他的提点,所以他才对这个组织比较了解。

这个女人确实没有撒谎,因为这戒指是迷雾之匕成员的身份印记,他们平时都会戴在身上。这个指环也被戏称为死神的见面礼,因为当你看到带着这个指环的手的时候,这个戒指的主人已经将匕首插进了你的心脏。

至于阴影行者,这是一个尊称,就像六环之上的法师有资格被冠以大师的称号一样,高明的潜行者能够在阴影中行进跳跃而不被发现,掌握阴影跳跃技巧的盗贼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称谓,而这个女人的戒指明确的告诉了德莱厄斯,这是个罕见的阴影行者。

“您这个级别的潜行者,居然会被我逼出身形,你明明可以轻易的击伤甚至击杀我,但是你没有,我猜并不是您发了善心,饶过我这无礼的冒犯者,而是你遇到了麻烦,是吗?”

女人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由于她的脸隐藏在兜帽之中,所以德莱厄斯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他也不着急,就这样静静的站在一旁,等着她的答复。

良久之后,她终于开了口:“你让我感到惊讶,年轻的战士,看来你对我们很了解,不过这样也好,至少你能确认我对你们没有恶意,不是吗?”

“行了!”

德莱厄斯突然的提高了音量,他这个举动不仅让对面的女人有些错愕,连德蒙斯等人也将弓重新绷紧,等待他的下一步指示。

“我们不用试探过来试探过去了,你这么久是在脑子编织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是吗?大部分的盗贼都精于此道,我不想和你废话,你是想来我们这里偷些药品,对不对?”

“你不用否认,知道为什么我能发现你吗?是的,你的潜行技术很高明,隐蔽技术也很好,连我的手下维斯特施放的侦测法术也轻易的骗了过去,但是你有一点没有料到,那就是——我对鲜血拥有远超常人的敏感。”

“你受伤了,要是平常的时候,你是绝对不会带着鲜血的气息潜行的,但是这里是奥尔斯托群山,看来你没有地方修整,所以你才会犯这么大的失误,也正因为如此,你才尽量避免和我这个实力在你眼中不值一提的年轻战士战斗,我说得对吗?我们这个小小的营地哪有你看得上眼的玩意?无非就是那些符文绷带和疗伤的草药罢了。”

穿着皮甲的女人在听完德莱厄斯的话之后,叹了一口气,然后她居然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用手撑着身体,使自己不至于完全倒下。

“咳咳……既然被看穿了……那我强撑着也没意义了,你的速度真是快,我已经没有再躲闪的精力了。你说的很对,我确实受了伤,在发现你们这个营地后,我就打算来偷一些补给品,没想到被你发现了。不过我确实没有对你们起过恶意,你们是为诺克萨斯戍边的军人,我从未想过伤害你们。”

“我们做个交易如何?你提供给我药品和补给品,我可以拿东西来换,你知道,一个阴影行者的身家绝对是丰厚的,我可以以审判之神诺娜之名起誓,给你们难以想象的报酬。”

德莱厄斯将斧头背到背上,慢慢的走到她的身边,然后伸出双手,将左手放到她的肩胛骨下,另一只手放到她的腿弯处,将她抱了起来,虽然这个抱姿看起来有些暧昧,但是当事人却完全没有这个心思。

因为德莱厄斯不仅将她抱了起来,还用手将她彻底锁住,不让她有任何的异动:“抱歉,我有些粗鲁,不过您毕竟是一个阴影行者,请原谅我的谨慎。”

“没关系,事实上我也确实没体力在走那么远了。”她的语气非常平淡,不过德莱厄斯觉得她的呼吸好像沉重了一些,或许是碰到伤口了?

德莱厄斯保持着这个在他的世界被称为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抱回了营地内的帐篷,女人很轻,德莱厄斯甚至觉得自己就像抱着一团棉絮。他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垫子上,然后找来了急救的用品。

他对着身边的人吩咐到:“德蒙斯,你去烧点热水来,维斯特,你能想办法让帐篷里亮起来不?”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唯一的照明工具就是火把,而火把显然是不能带进帐篷内的东西。

“Nонгхэл”

维斯特没有吟唱,只是低声呼唤了一个咒文,一团微小的光团便悬浮在了空中,将整个帐篷内照亮——这是一个一环都不到的法术,甚至可以算是个戏法,但是却相当实用。

“你的伤在什么位置?”

“外伤在背上。”

“您能将上身的皮甲脱下来吗?”

良久的沉默……

“好吧,维斯特,你出去。如果热水烧好了,就给我递进来。”等到维斯特一脸不甘的出去之后,德莱厄斯将手放到了她的斗篷上,“失礼了,不过这里可找不到女士来帮你。”

女人一句话不说,显然是默认了他的行为,他先将她的斗篷解了下来,然后和斗篷连在一起的兜帽也离开了她小巧的脑袋。

首先映入德莱厄斯眼帘的是一头浓密的金色头发,在光团的照耀下闪着白色的光泽,由于长期在阴影中活动的缘故,她的皮肤显得异常的白皙,就像是一件精美的瓷器。她有着淡蓝色的眼睛和小巧的红色嘴唇,鼻梁高挺,整个五官显得立体而又精致,她看起来不超过二十岁,德莱厄斯没想到兜帽下面竟然是这样一张面孔。

即使是德莱厄斯远超他人的强悍意志,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然后他看到她眼神中开始酝酿起阴云,他才反应过来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而是个强悍无比的阴影行者。于是他赶紧转移了自己的视线:“对了,我叫德莱厄斯,还不知道您的名字呢。”

“安德莉亚·卡提娅奥列格,你可以叫我安德莉亚。”

《利斧暴君》精彩评论

    教主的战国文,如果算成电影估计是18H的吧。而且还好是写日本战国的,不然可能就404了。《利斧暴君》,主角(德莱厄斯,维斯特)前期极尽霸道,以得势力,中期底蕴见长有霸道开始慢慢转王道,后期君领天下。全书写出了日本人特有的残暴,嗜杀,又对美好事物的追求,与对和平的渴望这种矛盾又统一的味道。顺便还能狠狠长一长日本战国的知识。就是最后又是教主老习惯结尾开坑。总体来说是本不错的小说。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