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帝的私宠萌妃》邪帝宠上瘾萌妃太娇羞 女王 邪帝的私宠萌妃小顶

邪帝的私宠萌妃

婚恋已完结

《邪帝的私宠萌妃》是清苒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帝的私宠萌妃》精彩章节节选: 自相国寺回宫后,一径的阴雨连绵,至今已有六天。君北渊负手站在窗边,淡淡地看着窗外绵延的雨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天菱也不叫人先

|更新:2019-10-24 09:31: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邪帝的私宠萌妃》是清苒写的一本婚恋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邪帝的私宠萌妃》精彩章节节选: 自相国寺回宫后,一径的阴雨连绵,至今已有六天。君北渊负手站在窗边,淡淡地看着窗外绵延的雨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天菱也不叫人先

《邪帝的私宠萌妃》免费试读

自相国寺回宫后,一径的阴雨连绵,至今已有六天。君北渊负手站在窗边,淡淡地看着窗外绵延的雨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天菱也不叫人先通报,自顾自推门进来,语气不善地唤了声“师兄”,束手垂头,一言不发地站在一边,满脸的不高兴。

君北渊没有回头,也没有动,沉默了良久才开口道:“去过牢房了?她,如何了?”

欧阳天菱鼓起腮帮,口气不冷不热:“还能如何?好不容易保住了性命,这会儿发着烧,睡一阵儿醒一阵儿呗。”

君北渊皱眉:“那些御医干什么吃的,这么多天了,还是这种状况。”

欧阳天菱撇撇嘴,不怕死地顶撞:“你也不看看那牢房里什么环境,潮湿阴冷的,还有凌美儿动不动就给嫂嫂气受,嫂嫂心里,必定恨死你了。”

“她有什么资格恨孤?”君北渊眉眼一沉,声调也跟着冷了下去。

“怎么就没资格了?”欧阳天菱也不服气,想也未想就开口反驳,“师兄莫不是忘了云家的灭门之仇,如今又多了杀子之仇。嫂嫂恨你的理由多了去了。”

君北渊抬起右手放到窗台上,渐渐用力掐住窗棱:“她欺骗孤,也害了孤的家人,孤与她,彼此彼此。”

欧阳天菱蹙眉,眼神变幻不定,好一会儿才再次开口:“相国寺发生的事,师兄难道真的,一点都不觉得蹊跷吗?”

欧阳天菱说着,稍稍顿了顿,看君北渊没有反应,又自顾接下去:“嫂嫂的武艺不弱,说不定还要比那些黑衣人高出一些,但是那天为什么却需要那些人保护?表面看来是那些人保护嫂嫂,可反过去想想,我还觉得嫂嫂是不得已,受了他们摆布呢。”

君北渊眺望着天际的眼光一凝,细细回想一遍那日情景,乱战之中,云卿一直是被那黑衣人拖着走,脚步确实有些凌乱。黑衣人将云卿挡至身后时,云卿还踉跄了下才站稳。难道真有什么隐情?蹙起眉,君北渊越想越觉得欧阳天菱说得有理,心底里蓦地燃起希望,骤然回身喊人:“来人,宣宸王。”

欧阳天菱目光一喜,一扫先前的阴霾,颇为无赖地凑近君北渊:“师兄,潇宸最近那么忙,就不要劳烦他了,交给我去查也一样呀。”

君北渊冷冷扫了一眼她,径自走回桌案坐下:“孤没说要查。”

啥?那你宣潇宸来干嘛,闲话家常么?欧阳天菱忍不住朝天翻个白眼。

君潇宸很快出现在御书房里,恭敬地向君北渊行了一礼,询问的眼神瞄向一侧的欧阳天菱,却见欧阳天菱从鼻腔里哼了哼,狠狠瞪了他一眼,瞪得他一脸莫名。

“那日相国寺中,你可觉得有何不对之处?”君北渊不理会欧阳天菱和君潇宸之间的眼神交流,语气平平淡淡地询问,听不出是何种情绪。

君潇宸一怔,垂眸仔细回想一阵,言语间有些迟疑:“要说那日有什么不对之处,就是云妃娘娘。臣弟曾经听菱提起过,云妃娘娘的轻功连她也羡慕。依那日的情景,云妃娘娘只要狠心舍弃那些人的性命,大可以逃出生天,可云妃娘娘却并未如此做。但若要说云妃娘娘爱惜羽翼,却又丝毫不像,从头至尾,云妃娘娘似乎都没有关心过那些人的生死。云妃娘娘……莫不是遭人陷害了?”

君潇宸自顾说着,恍然地抬眼看向君北渊,眼角瞥见欧阳天菱赞同地直点头,心下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君北渊抿唇,沉吟许久丢给君潇宸一个字:“查。”

欧阳天菱立时眉开眼笑地蹦到君潇宸身边,拽着君潇宸就走:“师兄啊,我去给潇宸帮忙。”

君北渊垂着眼,没理会欧阳天菱,直到欧阳天菱与君潇宸走远了,才又抬起眼睑,目光在堆积的奏章上扫了扫,到底没有伸手打开,反而立起身来,离开了御书房。

大牢里,云卿安静地仰面躺在茅草堆上,眉头紧紧蹙着,面色惨白,原本丰润的双颊不过几天就已经瘦得凹陷下去。

许是察觉到多了一道目光看着她,云卿微微偏过头,黯淡的眸子向牢外的方向扫了扫,只觉得晦暗不明的走道里站着一个人,却看不清那是谁。云卿也不好奇,只道是御医又来了,眸子晃了晃,轻轻合上眼:“卿是将死之人了,还要劳烦陈御医一趟一趟地往这脏污地方赶,真真过意不去。”

君北渊的心狠狠揪住。那有气无力而又异常平静的声调,一瞬间让他联想到了沉鱼临死前的模样,沉鱼也是这样平平静静地和云卿说着话,平平静静地香消玉殒。

“卿……”君北渊忍不住低低唤了一声。

云卿身子一震,霍然睁开眼,旋即又迅速地闭上,唇角微微向上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果然是大限将到,竟然,产生出这样不切实际的幻觉了。

君北渊更觉得揪心,招手唤来狱卒打开牢门,径直走到云卿跟前,伸出手去触碰云卿的脸颊,指尖触及到一片高热,再忍不住横抱起云卿。

“王上?”云卿这才发现,刚刚那一声并不是自己的错觉。

“相国寺一事,孤已命令潇宸彻查。”君北渊没低头,目光直直看着前头的路。

云卿僵了僵,干裂的唇紧紧抿成一条线。君北渊的态度又变了,变得这样毫无征兆,她怕了,真的怕了,即便得知自己有机会洗脱嫌疑了,也感觉不到一丝一毫的欣悦,只觉得冷,无穷无尽的冷。何况还有孩子,她的孩子……若当时君北渊顾及一些,她的孩子又怎么会没了,君北渊这样薄情。

凌美儿怨毒地看着君北渊就那样抱着云卿离开,心中满满都是不甘心,不知从哪里来了一股力气,猛然扑到堪堪关起的牢门上,嘶声:“君北渊,云卿这贱人如此狠辣,你这般轻易放过她,不会有好结果的,你们两个都不会有好结果!”

君北渊没有理会凌美儿的叫嚣,径直抱着云卿回了停云阁,招了浅碧照应,吩咐人守着,自己却没有留下,也没有再来。

时间默默流过了两天,欧阳天菱和君潇宸还没来得及查到一些线索,事情又起了变化,云卿从停云阁里消失了。

那一日,御医向君北渊汇报了云卿的近况,说起云卿依旧没有太大的好转。至夜半,君北渊终究忍不住去往停云阁探望云卿。还未走近,就闻见空气中异样的香味。屏息越靠近停云阁,就越觉得灯火通明的停云阁,安静得诡异。

君北渊心下一沉,抬起手打了个暗号,半空中有黑影一闪,即刻又去而复返,单膝跪在君北渊面前,埋头:“王上,停云阁里的宫人全部昏迷,守着停云阁的暗卫全死了。”

君北渊面色阴郁,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良久,忽而一甩袍袖,全然没有进到停云阁里看一眼,决然转身,连夜遣人在宫中搜查,查不到,便下令是全城搜查,他亲自带了人,在城墙处设了关卡,对所有出城的人员严加检查。只是,云卿却如同人间蒸发了一般。墨城搜查三日,竟是半点蛛丝马迹都未寻得。

眼见君北渊的脸色一日阴沉过一日,满朝文武都提心吊胆地过着日子,生怕自己犯错。离得君北渊最近的欧阳天菱三人更是战战兢兢,丝毫不敢倦怠。

君北渊上朝时,欧阳天菱和颜情就代替他在城墙处守着,君潇宸则负责城内的搜查。第四日上,君潇宸依例领着人在城内巡查过一圈,匆匆赶至城门口,眉峰紧锁地向面无表情的君北渊回禀:“王上,仍是一无所获。云妃……云卿等人,只怕是早就出城了。”

“宫中守备森严,云卿又身负重伤,竟然还能够神不知鬼不觉地逃了,本事倒真真是不小。”颜情挑眼看着一个个从她面前走过的百姓,冷声搭着话,言语间不无讥讽。

欧阳天菱鼓起腮帮,万分的不服气,然而还未来得及反驳,就被颜情横了一眼:“我说欧阳,别再说什么云卿无辜的话,她若无辜,王上自会还她清白,她何必这样逃走?”

欧阳天菱脖子一哽,硬声:“谁说嫂嫂是逃了,指不定又是谁陷害。”

“陷害?冒如此大的风险,闯禁宫带走她就为了陷害她,那这人的心可真够大的。何况,御书房前日又出了盗窃事件,欧阳你莫不是忘了。”颜情冷冷撇着唇角,反唇相讥。

君北渊直挺挺地坐在马上,抬头望着天边聚散的流云许久,忽然调转马头往王宫的方向去。

“取消搜查,下发通缉令,全境悬赏搜捕云卿。”远远地只听一句淡淡的命令飘来,隐约间有种说不出的疲惫。

颜情的脸色一喜,欧阳天菱却是满脸忧色。悬赏搜捕,没有其他交代,那是不是,就算只剩下一口气也无所谓?欧阳天菱心下不快,狠狠剜了颜情一眼:“如今你该是心满意足了?”

颜情不答话,对欧阳天菱的态度视而不见,自顾离去安排相关事宜。倒是君潇宸颇有微词,只是毕竟同为君北渊办事,为免嫌隙愈生愈大,君潇宸终究也没说什么,沉默地随着颜情离开,徒留欧阳天菱一人生闷气。

而此时的云卿正处在昏迷之中,被一辆普通的马车带往未知的将来,那里有一场劫难在等待着她,一场令她性情大变,足以改变她一生的劫难。

章节在线阅读

《邪帝的私宠萌妃》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清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欧阳天,云卿)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清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邪帝的私宠萌妃》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欧阳天,云卿),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