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危爱 cp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立场倒换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

现代言情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韩雪霏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夏喜旺,华远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对夏喜旺的专访稿中特别提到了范采薇的事件,给这位光环渐起的人物脸上打上了一个令人遐想的问号。 这令夏喜旺十分不满,当然,这也是

|更新:2019-10-16 09:34:2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韩雪霏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夏喜旺,华远山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我对夏喜旺的专访稿中特别提到了范采薇的事件,给这位光环渐起的人物脸上打上了一个令人遐想的问号。 这令夏喜旺十分不满,当然,这也是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免费试读

我对夏喜旺的专访稿中特别提到了范采薇的事件,给这位光环渐起的人物脸上打上了一个令人遐想的问号。

这令夏喜旺十分不满,当然,这也是我写这篇专稿时所预料到的,我也做好了应对各种报复的心理准备。

在发稿之后的第二天,夏喜旺就给我打来了电话,他说请我到他家去“谈谈有关范采薇的事情”,语气之中透露出了也许可以同意接范采薇出院的可能。

我为这个暗示激动不已,终于可以为华远山做一件事情了。

“可是,他为什么让你上他家去谈?”袁圆当即提出了质疑,对于夏喜旺,她和我一样反感。那件事情过去一个月了,三份“全家欢乐桶”也安抚不了她受伤的心灵。

“因为他说,他的母亲也希望在场一起商议解决范采薇的事情。”

做为范采薇的婆婆,希望一起参与到这件事情的解决当中,这个不难理解,而且夏喜旺说他的母亲腿脚不太好不方便出门,所以我同意了他的请求。

袁圆虽然一脸狐疑,但她急着赶去站大马路指挥交通,没有再多说什么。

站在夏喜旺家门口,我还是犹豫不决了大半天。这里原本是范家,但已经没有范家的人了。夏喜旺把范采薇送进精神病院后就将他母亲接到这里来住,还特意在门前挂了一个“夏”字,让人觉得十分滑稽可笑。

徘徊又徘徊,几番伸手想按门铃,却又缩回来,内心挣扎许久才终于鼓起勇气按响了门铃,一副豁出去了的慷慨激昂。

为了能够给华远山一个意外的惊喜,我赴汤蹈火又有何惧?

夏老太端坐于客厅沙发上,身穿红色套服,一眼看上去就是一位典型的农村妇女暴发富的形象。而夏喜旺恭恭敬敬地站立她的身旁,西装革履,打扮得油头粉面。

我禁不住在心里嘀咕:在他们自己家里用得着这么隆重吗?

“你来的有点晚了。”

夏老太冷漠地将我上下下打量一番,接着说道:“我很不喜欢不守时的人,尤其是姑娘家。”

“对不起……”我在门前徘徊的时间有点长,超出了约定的时间。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妈妈,你别太为难人家。”夏喜旺忙着替我打圆场,过来为我让座。

“不许让座!没出息的货。”夏老太毫不客气地教训儿子,又冲着我说道:“不许坐。一个妇道人家就该懂规矩,给我好好站着,以后要学的东西多着。”

我被骂得莫名其妙,不坐就不坐,让我学什么妇人之道?简直不可理喻嘛!

“儿子,去,把妈妈准备好的新娘服拿来。”

夏喜旺转身将一叠红色喜服捧在手里,何夫人又指挥他:“给你的新娘子穿上。”

我一愣,搞什么鬼?不是让我来商量范采薇的事情的吗?

可是夏喜旺似乎很听他妈***话,早已经按照吩咐,捧着喜服一步一步向我走来,在我的面前一抖,一件做工精美的红色旗袍在我眼前展开,旗袍上镶嵌的金丝晃得我有些头晕。

“不,我想您是误会了,我只是来跟夏先生商量范采薇的事情……”

“别在我面前提那个贱女人。”夏老太当即打断我的话,言语之中对于范采薇的厌恶表露无疑。

夏喜旺对我说他妈妈与范采薇之间有些不愉快,这我能理解,以范采薇的个Xing,与一个乡下婆婆之间确实存在很大的鸿沟,他妈妈产生的厌恶之情也是情有可原,但这与我有什么关系?

“想接那贱人出来,就等你和旺儿的婚事办完再说。”夏老太依旧冷若冰霜,面色白得瘆人。

谁说我要嫁给夏喜旺了?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老太是不是神经错乱?

我冲夏喜旺喊道:“夏喜旺,你不带这样跟你妈妈联合起来骗人的。对不起,我跟你们无话可说了。”我说着就要往外走,但夏喜旺横在我的面前挡住了去路。

“夏喜旺,你想怎样?”

“冷然,别闹了,你就配合一下,哄妈妈高兴高兴行不行?来,快穿上喜服,我的新娘一定非常漂亮。”红色的旗袍又在我的面前抖了几下。

“这是妈妈特意请人订制的,可能不太合你的身,不过没关系啦,只穿一晚上而已,等明天我带你去多买几身漂亮衣服好不好?和范采薇结婚的时候,她非得穿什么白色的婚纱,惹得妈妈很不开心,这一回一定要让她高兴高兴。”

顿时觉得不仅仅夏老太变态,这个夏喜旺也有些精神不正常。真正有病的不是范采薇,而是夏家母子。

我推开夏喜旺,想夺路而逃,但无论我怎么冲,夏喜旺总是挡在我的面前。

“越来越没规矩,这还了得?旺儿,不能这样惯着她,给她点颜色教教她,让她学会怎么当人家媳妇。”

夏喜旺果真就抡起手掌来,朝我脸上呼呼就是两个大嘴巴,打得我趔趄几步跌倒在地,脸上火辣辣地疼。

“夏喜旺,你疯啦。”我眼里噙着泪,挣扎着想从地上爬起来。

夏喜旺将喜服扔在她身上,说:“都说了让你别惹妈妈不高兴啦,这是你自找的。你是自己换上呢还是我帮你?”

如果说在这此之前夏喜旺给我的印象是肤浅的话,这一时刻他已是一个地道的精神病,和他的母亲一样,都不正常。我忽然间明白,为什么范采薇与他们会格格不入以至于被关入精神病院,这不仅仅是他们侵香范氏财产方面的问题,还有更多精神方面的折磨。

可以说,这个夏家完全就是一个人间地狱。

我被打得泪眼模糊,扫视了一下四周,虽然是大白天,但整个客厅都被厚厚的窗帘布遮得严严实实,只开了一盏小小的台灯,昏暗中夏老太的脸煞白而冷漠,夏喜旺则凶神恶煞似的盯着我,大门已经上锁,看来想从大门出去是不可能的了,只能想想其他办法。

忍着泪和痛,拾起喜服,说:“我自己换。不过,我总不能就在这儿当你们的面换衣服吧?”

夏老太点点头,夏喜旺于是指着客厅旁边一个小房间让我去那里换衣服。

“等一下。”夏喜旺向我伸出手,我很无奈,只好掏出手机放在他的掌上,夏喜旺这才满意地让开,看来向外求助也是不可能的了。

章节在线阅读

《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韩雪霏)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夏喜旺,华远山)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韩雪霏)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危爱秘恋:嘘,离他远点》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夏喜旺,华远山),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