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耽美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BL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

古代言情连载中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由网络作家柳沁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梵,玉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慕梵攸在百无聊赖间,想起从风灏熠身上顺手摘下,却被他不惜加重内伤出掌,也要拿回去的玉佩时,脑海中的深思将心中焦躁平复。她急切地拿

阅文集团|更新:2019-10-07 18:32:2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由网络作家柳沁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慕梵,玉符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慕梵攸在百无聊赖间,想起从风灏熠身上顺手摘下,却被他不惜加重内伤出掌,也要拿回去的玉佩时,脑海中的深思将心中焦躁平复。她急切地拿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免费试读

慕梵攸在百无聊赖间,想起从风灏熠身上顺手摘下,却被他不惜加重内伤出掌,也要拿回去的玉佩时,脑海中的深思将心中焦躁平复。她急切地拿出玉佩,眯着眼仔细地看了起来。

若是仅从质地上说,按照二十一世纪的玉石鉴定标准来看,她手中的这块玉佩绝对算是玉中极品。

如婴儿拳头般大小的玉佩,被雕刻成龙头马身麟脚,形似狮子的动物形状,握在掌中竟有丝丝凉意传到身体,且那动物身上正泛着一层浅绿色透亮的光泽。

慕梵攸看着那玉佩,眼中焦距渐渐定格在龙头的眼睛上面,她用右手轻抚着玉佩上的纹理,良久,神色骤然间变得诡异万分,脸上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般的表情。

她运用历史学中的知识,脑中思绪飞转,片刻间便发现,这玉佩所雕刻的样子,赫然就是一只栩栩如生的貔貅。

而她当初在图书馆的书上所看到的玉佩图,在今天见到这块玉佩之后,才在脑海中形成了清晰的实物图。那古书上所画的玉佩,竟是一个太极八卦状的玉佩上,两个背靠在一起的一幅双貔貅图!

“古书中的玉佩图,貔貅玉佩,看似莫名其妙穿越”,慕梵攸皱着眉,幽幽的看着手中的玉佩,喃喃自语,“这三者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刚才那人能有如此贵重的玉佩,身份必定不俗,这……”。

只见在貔貅的额头上,刻着一个比芥末粒还要小上几分的字,也多亏慕梵攸在现代学的专业是和古物玉器打交道,才能发现貔貅上的古怪。

将玉佩凑近了几分,看着那上边极小的繁体字,从字形上看,竟和小篆有着相似之处。慕梵攸从地上拿起一块石头,按照着字的笔画,在地上慢慢的临摹出来。

纤指翻飞,起落间一气呵成的字,待最后落笔,形如小篆的宸字完成的那一刻,她脑中的困惑更大了几分。

“宸代表着什么意思,名字?还是……”,慕梵攸想起了桃蕊给她讲的天锦的事情,以及那写着宸王回朝的信笺,心中的一个猜测大胆形成,“那也有些解释不通呀,好端端的一个王爷,怎么会落魄成一个乞丐。至少现在有了一丝线索,先想办法找到这块玉佩的来源,说不定就能有回去的办法了!”

打定主意后,慕梵攸看了看随时间推移,山洞外已散了几分的燥热,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抬手将散乱的青丝理顺,正准备挽起时发现,那个被她用来固定头发的白玉簪不见了踪迹,只剩长长的发带绑在头发上边。

想着也许是路上跑的太急而遗落后,慕梵攸心中升起惋惜和担忧,自己身上除了那个白玉簪值钱,能当上几两银子外,就只剩下抢来的玉佩了,可这玉佩和回现代的线索牵扯上了,总不能拿去当了吧!

“这下可事情大条了!看来要想办法赚些银子,别还没找到回去的方法,就饿死在这时空了!”

慕梵攸颓然的想完,正准备起身时,一团不知名的白色东西如闪电般,直直的撞到怀中,力道之大,竟让她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她强忍着因惊吓,心脏剧烈跳动而带来的心慌,伸出手正准备拍飞那团白色时,带着焦急的女声声音传到了耳中。

“姑娘住手,雪球过来!”

慕梵攸感到那团白色被人从身上拿开,一双撑手扶着自己的后背,她慢慢坐了起来。拍着胸口喘着气,将探究的视线放到了扶着她的那人身上。

只见一个头发利落的扎起,左半边脸上带着黑色印着花纹的面具,穿着一身样式简单的交领束腰黑衣女子,正一手扶着自己,一手半抱着一只全身雪白的团子,用冷冰冰的目光看着她,见她坐起来,猛地抽回手后退两步。

慕梵攸耸耸肩,对那女子的态度毫不在意,站起身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好像看不到对方的敌意般,浅笑道:“多谢姑娘及时出手制止那东西,不然我这张脸可就要遭殃了,不过,出门在外的,还是将宠物看好,以免遭遇什么不测。”

“雪球只是感受到王爷的气息,一时着急,以至于差点误伤了姑娘”,那黑衣女子起身,轻轻的抚摸着那雪白团子的毛发,顿了顿,未被面具覆盖的右脸上肌肉收紧,话锋一转道,“敢问姑娘和王爷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拿着王爷的玉符。”

慕梵攸心道原来是讨债的,她趁对方不注意的空档,将手中的貔貅玉佩悄悄的放回袖子,眼神躲闪,看着那女子怀中的雪团子道:“这位姑娘所说,是什么意思?王爷?这深山老林的,我一个乡下丫头哪里有机会见到王爷呀!你怀中抱着的是什么动物,看着真可爱!”

就在她的手即将碰到那毛发的瞬间,那雪团子竟抬起头猛的跳到了慕梵攸身上,她下意识的双手弯曲,抱住了那雪球,而黑衣女子在反应过来后,伸手准备抱雪球,却被它一爪子抓伤手背。

“月影,小心”!

只见一道黑色的残影飘过,阻隔了黑衣女子抱起雪球的手。

看着面前穿着黑衣,脸上戴着半边面具的二人,慕梵攸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歉意道:“这位姑娘,不好意思呀,这小东西看起来,跟我还是挺有缘的。这是仓鼠?怎么长的这么大,都快和兔子一般大了。”

“星源,这女子身上,有王爷的玉符,这几年来,雪球可从未对除我之外的女子如此和善,肯定是被她的妖术所迷”,月影不理会慕梵攸,而是看着身边的星源,语气不善的说,“咱们现在首要任务,是让她说出王爷的下落,我看,玉符说不定就是被她迷惑了王爷之后,偷过来的”!

星源压下心底对月影的担忧,神色复杂的看着有些急躁的月影,淡淡的开口:“王爷的事情不是你我二人能妄自揣测的,更何况这姑娘一看,就毫无内力,至于玉符……”。

慕梵攸后退两步,干笑两声,适时的出声打断二人的话,道:“我说二位大侠,你们不会是弄错了吧,我真没见过什么王爷,这雪球是吧,刚才不也都看到了,是它自己跳到我怀中的,你们不能仗着人多武艺高强,就欺负我一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吧”!

《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柳沁蕾)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慕梵,玉符)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柳沁蕾)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王妃难为:误入战王怀》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慕梵,玉符),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