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巫事奇谈》萨满巫事天涯 cp 巫事奇谈Mary

巫事奇谈

玄幻奇幻已完结

《巫事奇谈》由网络作家巴山牛_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曹贼,巴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沿官道前行二十余里,便到了景王全军覆灭之处——九龙山主峰下,前队刚临山口,安知县传下命令:停止前进,警戒待命,派出斥侯,仔细搜索两

九库文学|更新:2019-02-03 18:12:5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巫事奇谈》由网络作家巴山牛_渝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曹贼,巴阳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沿官道前行二十余里,便到了景王全军覆灭之处——九龙山主峰下,前队刚临山口,安知县传下命令:停止前进,警戒待命,派出斥侯,仔细搜索两

《巫事奇谈》免费试读

沿官道前行二十余里,便到了景王全军覆灭之处——九龙山主峰下,前队刚临山口,安知县传下命令:停止前进,警戒待命,派出斥侯,仔细搜索两岸森林。

一个时辰后,先锋安逸,派出联络头目到中军禀报,言称平安无事。

由于几个月前的血腥场景深深印在他脑海中,岂肯重蹈覆辙?为防万一,施展“飘升术”,鹏鸟般在两岸的森林树冠上不断起落,仔细地瞰察。

一切正常,没有埋伏。

想了想,到底放不下心来,干脆落到官道上,猛然躬身,暴喝了一个“起”字,幻化为二十余丈高的巨灵神法身,手持魔叉,朝两岸的密林一通乱戳,惊起许多飞禽走兽,哪有什么伏兵!

他在众目睽睽之下的这番卖弄,实为谨小慎微,不得已而为之,却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众兵勇、民夫,特别是他的安家军,更是群情振奋,士气高昂,摩拳擦掌,欢声雷动。

在他的法身引导下,队伍鱼贯而行,轻松前行二十余里,来到一处宽峡之中,这里是一条名叫苎溪河的山涧,汇入九龙河的三岔口,两边的山势平缓,适于驻扎,看到日头西斜,已经黄昏,决定在此宿营。

此地离巴阳城不过六十里远近,所谓“兵贵神速”的教条,并不适宜用在这峰峦叠嶂的地方,倒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来得保险。

但是,问题来了,这次的出征,不是为了赶跑伪国王曹玉林及五百叛兵,而是要全歼或生擒他们。

综合斥侯的探报,前方有三处隘口,都被滚石檑木堵塞,但没有发现有叛兵埋伏。不免心里揣想:曹玉林统共只有五百人,不大可能分兵出城阻击。

巴阳产盐,自古富甲一方,虽然是深山小县城,却很是繁华,四街八巷,约有三万余居民,商贾众多,钱粮充足,城高墙厚,宜于据守,这自立为王的家伙许是龟缩在城里吧?

通省官道东来西往,为防叛兵情急时向西边的陕西境内逃窜,安知县决定:由柳丹晨率大军继续西进,持“步步为营”之策,日行二十里,沿途布防,三日后,兵围巴阳城。

他与章子楣连夜出发,抄小路前往城中,如有机会,便剁了曹贼,最起码也可以探明敌情,只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如果叛兵逃窜,也可以寻隙斩首或窥探去向。

待到夜深人静之际,这少男少女瞒过一众兵丁,神不知鬼不觉的离营而去,子楣施展起“神行术”,土货与女神携手联袂,翻山越岭,不过些许时间,就到了离城五里之处。

也不敢贸然入城犯险,寻了一处避风的偏岩洞,土货把女神拥在怀中抱团取暖,等候天明。

休息了个多时辰,安宁见子楣养足了精神,不合时宜的居然开始蠢蠢欲动起来,在这奇寒的荒郊野外,他兴趣全无,一门心事在考虑这场战事,便笑眯眯的亲了她一口,岔开了她的兴致,问道:

“你的魇兵带来了吗?”

“咋的?你打算使用魇兵?”

“是啊,如果用咱的安家军或者蟠龙寨的夜叉队迎敌,难免有伤亡,不如用你的魇兵来得痛快,一了百了,岂不快哉?”

子楣攒眉蹙额,撇着嘴,叱道:“一了百了倒是真的,只怕你不是快哉,而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哦呦,不兴吓唬本县哈。”

“少来这套,本老公最泼烦媳妇儿打官腔!”

“哎、哎、哎,说点实在的,战事当前,你当老公的,就不能帮我一下?”

“不是不帮,你也不想一下,这城里都是你的子民,魇兵一出,鸡犬不留,凡是生灵,尽化青烟,鬼都不剩一枚,你忍心吗?”

“啊!你就不会设个啥法儿?”

“设个鸡屎搅烂头发!我的魇术,只能保护身边三尺内的生灵,余者将全部被魇兵吞噬,这本是天设地造,施魇者无可奈何。”

“是这样呀?”安知县挠头苦笑,“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把他们诱到荒僻之地,你再放出魇兵如何?”

“可是可以,但是,你拿什么回去交差?啥都没有,抱一堆破衣烂衫,说全歼叛兵,谁信呀?”

土货木然,只听子楣又嗔怪道:“你也是的,身为一县之令,统领千多人的朝廷武将,也不想想丹晨姐妹又带着女兵出征,记功的物事,居然要那玩意儿为凭,亏你想得出来!”

安宁怎好意思与她争执,憨态可掬的不置可否,让她喋喋不休地发泄心中的牢骚,明白她对自己是又爱又怨,并木有其它意思。

“幸亏这战阵的奖惩条款是由张谋一的逼嘴里吐出来的,不然、不然我都要挖个地洞去躲起来!”

瞅见他憨乎乎的帖耳藏蹄,刀子嘴换了豆腐心,依偎在他怀里,温情脉脉地悄言道:“乖些哈,睡会儿吧,养好精神才好杀敌啊。”

天亮后,两人把叉、剑都幻化成小物件藏好,整理了一下衣袍,一路闲聊着,向巴阳城走去。

大军进剿,城外的乡民大多数投亲靠友远遁,无处可去的也是关门闭户,蜷缩在屋内烤火取暖,野外哪里有啥人影。

远远的发现城门紧闭,城洞前架满了绊马桩和鹿角刺,城楼上也有几个抱着矛枪,把手袖着的叛兵,在瑟瑟的寒风中守卫着城门。

两人远远的绕城一周,见四门都是如此,只好选了一处僻静的拐角,觑见守兵巡过的空档,越城而入,潜了进去。

四处游走了一遍,大街上没几个行人,更没看见一个叛兵,县衙也是大门紧闭,而且没兵丁把守。几家早餐店铺还在正常营业,虽然食客不多,倒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根本不象发生叛乱的样子。

两人对视一眼,进了一家还没有顾客的豆浆油条铺,店家很热情的迎了上来,引着两人安坐,很快把点的早餐端了上来。章子楣笑着问老板:

“这内外隔绝的,打起仗来,怎么得了?”

老板笑道:“贵客不是巴阳人吧?没事的,这仗不会在城里打。”

“四门封锁,戒备森严,不打仗难不成装幌子?”安知县憨乎乎的来了一句。

“就是装幌子的......”老板猛然住口,眼珠子转了转,问道,“两位请吃好,咱做小买卖的,谁都惹不起......”陡觉手里一凉,低头一看,那满脸憨厚的少男,正把一锭白花花的银子塞在他手里,试着估摸了一下,约有十两左右,偷眼一瞧,是个银元宝,忙绽开笑容,说道,

“起反的绿营,得知朝廷派兵来剿,前天深夜就全部撤走了,只留下十多个丘八在城楼上装幌子。”

“知道他们撤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晓得的,只是听街上传言,九龙谭主事接任巴阳知县,这几天要率乡勇来剿。听说过吧,九龙乡勇顶厉害的,磨盘寨那么凶悍的山匪,就是谭大人灭的呢!”

见这市井下层的小老板确实不知道更多的情况,两人不再打听什么,匆匆用过早餐,便朝城楼走去。

四门总共只有十二个兵丁,由一位什长领着,此时都聚在南门城楼上吃早饭,两人收拾这群人如小菜一碟,全部生擒。寻来绳索绑成一串,沿着十字大街,押到了空无一人的县衙里。

不大一阵功夫,侥幸逃过一劫的县丞、典史,领着七零八落的几个衙役,在衙门口外探头探脑的,子楣从他们的作派和服饰上认出这群人是公务人员,对安宁一眨眼,冲着门外娇叱道:

“新任巴阳代理知县,实授绿营千总的安大老爷在此,尔等还不拜接。”

安宁的代理知县,没有印符,但是有南浦道的文书,实授的正七品把总却有货真价实的铜铸印符,公人们自是识货的人,忙着打千参拜是必修的第一课程。

把十二枚叛兵交典史去审问,交待务必弄清曹玉林及大队叛兵的去向后,县丞递上手本,安知县看过后,知道这县丞名叫江文,便向他询问这城里的情况。

绿野金刚门袭击县衙,杀了县令全家二十七口老幼和一名当值的衙役,另一名当值的衙役到兵营报信后,因为不愿意反叛,被曹玉林所杀。

曹贼全歼绿野金刚门后,进城灭了杨、金两族,单单脱逃了金枝玉叶三姊妹。

听县丞说到这里,安宁忙道:“这三位是不愿起反的奇女子,她们不是脱逃,是到九龙报警,现在已经改姓,蒙进剿平叛总提调王元维司马大人作伐,让本县把她们收入帷中了。”

县丞听他如此道来,“啪、啪”的自己给了自己两耳刮子后,又说曹贼也没再杀其他人,只是宣布巫咸复国,大家都是他的子民,要求各安本份,不可作乱。

前天午后,传言大军进剿,曹贼才掠尽库银和几家钱庄,纵兵抢了十多家大户,深夜遁走,不知去了哪里。

不移时,役目来报:经审问,什长交待,曹贼率领大队人马到底去了哪里,他确实不知道,他们领受的任务是守到今天半夜,弃城到墨斗城与大营汇合归队。

墨斗城在北边,是巴阳的老城,靠近白帝县,而白帝县位于长江边,交通便利,叛兵蹿往那里,无疑是粪坑边摔扑爬——离屎(死)不远!

曹玉林身为骁骑尉,不是白痴。

心念一起,安宁的脑中闪过“西宁”二字,这巴阳的富裕,全靠食盐,而这食盐产于其管辖的西宁镇。西宁以盐立镇,是巴阳的银库。

官道由东向西,多在沿河的栈道和层峦叠嶂中穿行,离城向西,不过三十里远近,便是西宁盐镇,再向西五十余里,就进入陕西境内,那里是山高壁峭的秦岭山脉,几百人蹿入,恰似茫茫大海里掉进几颗绣花针。

安宁心里焦躁,脸上却是一肃,有条不絮地命令江县丞,要他马上组织人手,一队人清理四门的拒马桩和

《巫事奇谈》精彩评论

    单女主(曹贼,巴阳)伪后宫文。穿越到异世界,成为魔族三皇子,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主角(曹贼,巴阳)能力相当低。小说主要内容就是拍电影出游戏。文笔相当不错,也挺有意思的。结局比较突然,当然也有一些坑,没有填。感觉主角(曹贼,巴阳)的性格比较奇怪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