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伴云来》伴云来朝十六 反攻 伴云来GAY吧

伴云来

古代言情连载中

《伴云来》由网络作家清秋淡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之彰,陈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却说陈之彰告别李远鹏等人,跟着小童去了方才那受害儿童所在医馆,陈家二少陈嘉仍拽着脸,对家仆嚷嚷着要他们把这几个试图讹诈他的人给扔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2 18:17:0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伴云来》由网络作家清秋淡落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陈之彰,陈嘉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却说陈之彰告别李远鹏等人,跟着小童去了方才那受害儿童所在医馆,陈家二少陈嘉仍拽着脸,对家仆嚷嚷着要他们把这几个试图讹诈他的人给扔

《伴云来》免费试读

却说陈之彰告别李远鹏等人,跟着小童去了方才那受害儿童所在医馆,陈家二少陈嘉仍拽着脸,对家仆嚷嚷着要他们把这几个试图讹诈他的人给扔出去。

那孩童早就吓的哆嗦着躲到母亲怀里,而那一对家长紧紧护着孩子,对陈家二少敢怒不敢言,只能以眼神怨恨地瞪着他。

“之瑞!”

陈之彰沉声喝了一句,抬脚迈进医馆,“你在做什么!”

陈嘉见他大哥来了,连忙条件反射地站起身,在陈家他天不怕地不怕,就独独怕他这个长兄,眼前见他竟突然过来了,而自己又是这么副德行,不由有些惴惴。

“大哥,你怎么来了,呵呵。”他偷眼瞥到方才那小童不停地朝他使眼色,不由又是眉头一皱,眼里闪过厌恶,“哦,这伙人胆敢讹我,我正教训他们呢。哼,咱们陈家是什么人都能讹的吗?”

“这么说,不是你主动惹事?”

“当然不是!”

陈嘉理直气壮地挺直背,“得大哥教诲,子瑞已经不是当初的顽劣小儿了。”

陈之彰再也忍不住,几步过来狠狠踢了他一脚,“还说不是你惹事,刚才我在街上都看的清清楚楚!”

“大少爷!”

“二少爷!”

众人惊呼,有忙着拦住失态的陈之彰的,有急着扶起陈嘉关心他哪里受伤的,场面顿时混乱一片。

“滚开!都给我滚开!”被狠踹了一脚的陈嘉也怒了,推开围在他旁边的仆从,走到陈之彰跟前,红着双眼道,“大哥,你踢我?你为了外人踢我!”

陈之彰敛起神色,“若不是你纵容仆从在街上纵马,又如何会撞到人?既然撞到人,你又为何不好好认错,安抚人家?”他抬手指指缩在一旁瑟瑟发抖的一家三口,“不过是无辜百姓,凭什么无缘无故要讹你陈家二少?”

“大哥怎知他们就是无辜百姓?小树的驾车技术一流,从来就没出过事儿!便是今日,这小孩装的很严重的样子,可大夫检查了,根本就是毫发无伤!可这两个人却非拖着我要什么赔偿!笑话!一点儿伤都没有,要什么赔偿!”

陈之彰神色稍霁,“这孩子还小,想必是吓到了,便与他们一些银钱又何妨?买些点心果脯哄哄他也好。哪里就能说他们是讹诈?”

陈嘉哼了一声,满不情愿,“不,我的钱就是施舍给了乞丐,也不与他们分毫!”

“你!”

陈之彰刚刚偃旗息鼓的怒气眼看着又要重生,陈嘉见状不对,索Xing一声不吭直接就冲了出去,一干仆从连忙跟上,刚那告密的小童瞅瞅大少爷,又瞧瞧二少爷,飞快喊了声“我去追二少爷回来!”便也跑了出去。

陈之彰站在骤然空了起来的医馆,有些愣怔,大夫早已支使人将那一家三口扶起,走到旁边似要开口说什么,又摇摇头,叹息着走到里屋去了。

“陈大公子。”

却是那受害孩童的娘亲,怯怯地看着他,“之前是我们过分了,宝儿无事,本就不该再要求什么赔偿。您还是出去找找陈二公子吧。”

陈之彰缓和了神色,伸手摸摸宝儿的头,从怀里掏出钱袋,倒出来数了数,也就只有二三两的碎银子并几个铜板,他索Xing将整个钱袋一起递给妇人,“方才的事真对不起,我二弟并无恶意,只是被家人惯坏了,脾气不好。这点银子且拿去,随便买点东西给宝儿吃吧。”

妇人连声推辞,旁边男人也摇着脑袋说“不敢”,陈之彰于是直接将钱袋塞进宝儿怀里,转身出了门。

门外阳光灿烂却并不灼人,陈之彰站在街头,却不知何去何从。他今日刚刚从宁越州回来,还没到家呢却在街上撞见那一幕,又跟二弟闹的不欢而散,他甚至踢了他一脚。若是二弟回去跟父亲母亲这么一说,还不知他们要怎么想他呢。

最重要的,二弟已经恨极他了吧。陈之彰苦笑着摇摇头,原本的归心似箭也早就烟消云散了。

他倒并不怎么担心二弟,有这么多人跟着,想来也出不了什么事!

陈之彰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往左拐去,人声鼎沸,不知不绝间,他竟然又走到了东市大街,想到刚刚那一家人,他唇角轻轻牵起一个笑容,大步走了过去。

突然,一阵不同寻常的吵闹声传入他耳里,陈之彰眉头一皱,抬眼看去,觉得是非中心那几个人颇像是陈家家仆,糟糕!陈之彰一惊,该不会又是二弟在闹事了吧?

待他急匆匆赶过去,却见那李家人的摊子早就被搅的一塌糊涂,摊架歪歪斜斜倒在地上,碰翻了旁边的山货,篮子被踢到角落,里面的东西都胡乱倒了出来。

而罪魁祸首——他的二弟陈嘉,正洋洋得意得甩着一个大红香囊。

“陈之瑞!”

陈之彰刚刚平复的怒气于是又被挑了起来,他断喝一声,走到陈嘉跟前,“看看你干的好事!”

见到陈之彰突然出现,陈嘉愣了愣,随即冷笑道,“山儿说的果然没错,刚刚一定是这家人在你面前说了我坏话,所以大哥你才那么对我。”

他别过脸,并不明言刚刚陈之彰踹他的细节,却字字句句不离此事。

陈之彰眸中闪过愧疚,更多的却是怒其不争,“你还要胡闹到什么时候,在这儿给人家看笑话吗?”

“大哥,你——”没想到陈之彰这么不给他面子,在大街上就对他大吼大叫,陈嘉的心又冷了下去,“你还当我是你弟弟吗!”

陈嘉愤然将手上的大红香囊甩到陈之彰胸前,陈之彰一时不察没有接住,精致的香囊于是就这样落了地,滚到了脏水中。

“啊!坏人!”人群中突然冲出一个小姑娘,揪住陈嘉就拳打脚踢,待陈家家仆反应过来,七手八脚将人拉开时,陈嘉身上已经是一片狼籍。

“你!你!”

陈嘉气极,他这辈子都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他狠狠瞪着刚刚欺负他的小姑娘,“谁派你来的!”

“放开她(我女儿)!”

几个人异口同声,陈嘉一愣,转向陈之彰,“怎么,大哥你也认识这小姑娘?”

陈之彰还没答话,李泽芸,也就是刚刚那个对着陈嘉拳打脚踢的小姑娘又开骂了,“坏人!坏人!恶霸!”

原谅她骂不出什么新意来,实在是没人教过她,刚刚她看见陈嘉将她表姐花了好长时间才绣好的香囊就这样糟蹋地扔掉时,实在忍不住怒气,就冲了出来,除了狠狠发泄一番,却也无可奈何,她气呼呼地瞪着陈嘉,几乎要哭出来。

“你这个坏人!坏人!”

陈嘉愣住了,他此时此刻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他是坏人吗?他从来没有这样觉得,虽然他任Xing了点,平时为人处事也嚣张了些,可他从不会无缘无故去害人。

便是今天吧,若不是他们惹到他头上来,触怒了他,他也不至于这么干。

可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理解他?

陈嘉扫了一眼人群,那些原本注视着他的百姓慌忙将目光调开,可是陈嘉还是能够察觉到各种情绪,不屑、愤慨、敢怒不敢言,他真的就有这么不堪吗?

陈嘉收回视线,又往地上看去,那狼籍一片,正是他的家仆所为,虽然不是他直接下令,可家仆却都是察言观色惯了的,人精,根本用不着他说,便开始做些迎合他的小动作。

说来说去,事情的起因还不都是他吗?

陈嘉静默了一会儿,觉得脑子有些乱,他再也不看旁边的人一眼,转身准备离开,那小姑娘却犹在身后高叫着“坏人!坏人!”

我不是坏人!我不是坏人!陈嘉情不自禁握紧了拳头,却不敢大声反驳,连他自己也不确信了,或者自己这样的,真的就像个坏人?

陈嘉一走,那些家仆也呼啦啦跟着走了,留下陈之彰料理残局,总算这次那叫山儿的小童没有跟着离开,而是默默地陪着陈之彰帮李家整理摊位。

“实在对不住!”除了道歉,陈之彰也不知该说什么,他看着几个明显已经脏污了的香囊,拧起眉,“这些便当是我买下的。”他伸手要去掏钱袋,去摸了个空,才想起刚刚在医馆已经把钱袋连银子都给了那受害家人了。

“我,我——”

陈之彰讷讷的,一时有些尴尬,倒是聂君霞微微一笑,“这些香囊就送给陈公子吧。”她说着又挑出一个钱袋来,“还有这钱袋,也请陈公子收下!”

“这怎么好意思。”陈之彰连连推托,转身问山儿,“你带了钱没有?”

山儿可怜巴巴地捧出他的钱袋,“大公子,小的可就这点银子,还指望着过年呢。”

陈之彰接过钱袋,没好气地弹了他的脑门一下,“回府就还你!”然后才将山儿钱袋里的银钱都倒了出来,数一数,竟然差不多也有二两。

这小子,倒是比他这个做公子的还有钱!

陈之彰苦笑着将银子捧给聂君霞,“也没多的,就这二两,万望收下!”

《伴云来》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伴云来》,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清秋淡落)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