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时光与你皆是毒药免费 小白文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虐文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

现代言情已完结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作者:凉宅,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冉,安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由于薄家有人来到南市,阻止薄衍宸卖出安氏股份,所以他们的合作将延期。 许小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快要崩溃掉了,“卖不卖安氏,关薄

|更新:2019-07-08 18:13: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作者:凉宅,现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冉,安雅,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由于薄家有人来到南市,阻止薄衍宸卖出安氏股份,所以他们的合作将延期。 许小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快要崩溃掉了,“卖不卖安氏,关薄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免费试读

由于薄家有人来到南市,阻止薄衍宸卖出安氏股份,所以他们的合作将延期。

许小怜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快要崩溃掉了,“卖不卖安氏,关薄家人什么事?他们插什么嘴?”

她知道,安冉只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夺回安氏,一个是让薄衍宸落网。

安氏对安冉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在她看来,薄衍宸唯一做过的一件好事就是决定卖掉安氏了。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又跳出来一个程咬金。

慕清北不以为然,“我觉得,以薄衍宸的性格,未必会妥协。”

安冉点头,“他想做的,没有做不成的。”

对于薄家插手安氏,她倒没有太多的看法。

薄衍宸拿到安氏之后,薄家也出资不少,打着薄家的名头以及安家的老招牌,在市场上圈了不少的钱。如今安氏前景正好,薄衍宸说卖就卖,薄家自然不会同意。

谁家愿意把摇钱树拱手送人?

不过,安冉倒觉得这事挺有趣的。

薄衍宸结婚那天薄家一个人都没来,然而,他准备卖掉安氏,薄家就来人了。难道在薄家人的眼里,薄衍宸还不如那些利益?

他从不喜欢说家事,安冉虽然跟在他身边有过半年,但对薄家的事情还是一无所知。如今,她倒觉得,薄家也许是个机会。

敌人的敌人,那就是朋友。

只不过,她怎么都没想到,这次来的人,确实是一位老朋友。

安安和小逸都被留在家里,虽然慕清北让他的助理帮忙照顾两个孩子,但安冉和许小怜并不放心,所以从公安局回来之后,他们就直接回去了。

回到小区的时候,小区保安告诉安冉,之前有一位美女来找过她。

因为之前的车祸,慕清北让保安格外留意进出的人员,所以保安并没有放那个女人进去。

“美女?她有没有留什么联系方式?”安冉好奇,这个时候,谁会来找她?

保安想了想,说,“联系方式倒是没留,就留了一句话,说什么让你去清心园安家找她。”

难道是买下安家的人?

卖出安家老宅的事,安冉全权托付给了中介,也没和买家见过面,但人家既然有要求,她也应该去一趟。

慕清北却觉得有问题,“如果是买家,直接给中介打电话就行了,为什么要找到这里来?她是怎么知道你住在这儿的?”

“慕大哥说得有道理啊,”许小怜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冉冉,也许是个陷阱,你千万别去。你想想我今天早上的事情,我腿现在都软着呢。”

是被吓的。

安冉摇头,“放心,不会是薄衍宸。既然她约我在安家老宅,我就一定会去的。”

“我跟你一起去。”慕清北抓着她的手腕,说,“冉冉,防人之心不可无。”

她想了想,点头,“那小怜在家照顾孩子。”

许小怜不满地哼了一声,“每次都是把我留下。”

安冉没理她,和慕清北转道去安家老宅。

这是六年后她第一次回安家老宅,路上,安冉打开了车窗看沿途的风景,然而,却发现四周都是高楼林立,让她认不出来了。

慕清北解释说,“这一块在三年前就变成开发区了,建设速度日新月异,认不出来很正常,但是前面的清水湾还是市里著名的富豪区。”

她笑了笑,继续看着窗外。

脚下的路还是那条柏油路,不过又加宽了不少,两边都建了不少的小区,路上的车也明显多了不少。

看着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安冉想,如果她被赶出家门的时候,路上也有这么多车,是不是她就不会遇上薄衍宸了?

再往前走,路上的车和小区也越来越少,十分钟之后,慕清北在一栋老宅子前停下车。

这座老宅子看上去有些年代了,里面古树参天,民国风格十分浓厚。

安冉深深吸了口气,走到了门口。

然而,门口的保安却不让慕清北进去,。

在来的路上,慕清北问过中介,买房的人是谁,然而中介却说对方没透露姓名,只说那男人自称姓李。

姓李的人那么多,谁知道他是谁?

都到这儿了,总不能回去吧,安冉对慕清北说,“清北哥,要不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他考虑了一会儿,还是有些担心地答应了,“那好,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

“嗯。”

安冉一个人进去了,宅子里什么都没变。她抬头朝头顶看,路两边的梧桐树似乎比以前还要高。

也是,六年了。

不过,宅子半点没有荒废,就连角落里的小花圃都被人打理过,没有一丝杂草。

安冉心安了不少。

继续朝前走,快到住宅时,迎面走来了一个穿着灰色布衣的中年女人,她看到安冉的时候顿时愣住了,“大……大小姐?”

“青姨?”

青姨是安家的老人了,以前他们吃的饭菜都是青姨做的,但自从她父亲去世之后,安家就没人居住了,所以安冉没想到能在这儿看到她。

“大小姐,你真的回来了!”青姨抱住她的那刻,已经是泪流满面。

安冉心里也很激动,“你一直都住在这儿,还是被人雇过来的?”

青姨抹了把眼泪,有些好奇,“我一直住在这儿啊。”

“可我……已经把房子卖了,买主没过来说过吗?”

“什么卖了呀?”青姨完完全全不懂,“除了大小姐的男朋友,我没见其他人来过呀。哦,对了,倒是今天有个自称是二小姐的女人进来了……”

男朋友?

安冉也是一头雾水,“我没有男朋友。”

话一出口,她就愣了下。

青姨认识慕清北,如果是他,她肯定就说了。而且慕清北也从没跟她提过安家老宅还有人居住,说明他也根本不知道。

这么看来,青姨说的男朋友,只能是……那个人了。

果然,青姨笑着说,“就是一直和大小姐在一起的那个老板,姓薄好像。”

安冉面色微微发白,真的是他。

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看来,这个买主也是他了,中介所说的那个姓李的男人,是老李吧。

“等等,你刚刚说二小姐,安雅?”安冉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安雅回来了?”叫她来这儿的人,莫非就是她?

青姨瞥着嘴说,“她非说自己是二小姐,但我瞧着她眉眼没有一点跟二小姐像的。一进来还颐指气使,让我们给她搬这搬那的……”

她瞧了瞧安冉身后,发现她什么东西都没带,就觉得好奇,“大小姐怎么什么行李都没拿?那我现在让人给买一套。”

“不用了青姨,我不住这儿。”听说安雅回来了,安冉的心情变得有些急迫,“我去看看安雅。”

她要知道,六年前她们为什么都不查明爸爸的死因就让殡仪馆火化了。

安冉快步朝着大厅走过去,路上还遇到好几个熟悉的工人跟她打招呼,她都敷衍了一声。

大厅的地板是木质的,里面的温度阴凉,安冉一进去,就看到以前父亲的专座太师椅上仰躺着一个衣着暴露的女人。

白色的吊带裙堪堪遮住大腿根部的风景,脸上的面膜纸刚好挡住了她的脸,但从她的身高体型来看,她确实是安雅无疑。

“安雅!”

“嘘,敷面膜呢,别打扰我。”她声音模糊不清,但还能听得出来一丝不耐烦。

安冉快步走过去,一把扯掉了她脸上的面膜,“起来,你……你不是安雅?”

“哟,我的好姐姐,去国外镀了一层金回来,就不认我这个妹妹了?”安雅一把抢回了她手里的面膜纸,阴阳怪气地说。

面膜纸已经被抓破了,也没法再用,她瞪了安冉一眼,坐起来开始按摩脸部。

安冉却被她的脸给震惊到了,难怪连青姨都说不像,安雅现在的这张脸,完完全全就是一张毫无辨识度的网红脸。

瓜子脸,大眼睛,尖下巴,小又挺的鼻子,表情僵硬而不自然,和以前的她完全不一样。

在她发愣的空档,安雅又笑着说话了,“你这一副嫌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

安冉骤然回过神来,收敛了情绪,冷然问她,“我问你,爸是怎么死的?”

安雅用手掌在脸上轻轻拍了拍,口吻嘲弄,“被你给气死的呗。”

“你给我好好说话,爸到底是怎么死的!”安冉厉声质问。

“你吼我?”她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板上,歪着嘴角,猛地一个巴掌抽在安冉的脸上。然后冷冷地看着她,“少在我面前装X!别以为我叫你一声姐,你就真有资格教训我了。爸不在了,你算个什么东西!这个家,你以为轮得到你做主?”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安冉用手摸了一下,指尖上有些黏腻的感觉,是被她的指甲刮开的。

安雅见她默不作声,又冷笑了一声,“我还没问你,为什么自作主张,把爸留下的遗产变卖了,你经过我和我***同意了吗?安冉,我知道你拿那些钱买了安氏百分之四的股份。所以,就算咱们平分遗产的话,那股份里是不是也有我和我妈一份?”

“所以,你回来就是为了爸的遗产?”

章节在线阅读

《时光与你,皆是毒药》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凉宅)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安冉,安雅)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凉宅)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时光与你,皆是毒药》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安冉,安雅),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