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国家使命》国家使命主题曲 全文阅读 国家使命小说完结版

国家使命

出版已完结

主角是苏青林,于振中的小说《国家使命》此文是陈玉福原创的出版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1 太阳已经挂在小凤山的半山腰了,在西山顶的平坡上,苏青林和王希维、于振中正在仔细观察山脚下的沟壑。苏青林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不

|更新:2019-06-12 00:29:5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苏青林,于振中的小说《国家使命》此文是陈玉福原创的出版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1 太阳已经挂在小凤山的半山腰了,在西山顶的平坡上,苏青林和王希维、于振中正在仔细观察山脚下的沟壑。苏青林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不

《国家使命》免费试读

1

太阳已经挂在小凤山的半山腰了,在西山顶的平坡上,苏青林和王希维、于振中正在仔细观察山脚下的沟壑。苏青林的用意很明显,那就是不但要搬掉这个山头,而且还要填平山脚下的沟壑。而实际上,苏青林也是倾向于王希维他们提出的十个月出矿的方案。

“老营长,”苏青林望着山下的沟壑突然喊道,“想当年,你可是咱们的爆破专家呀!”

“苏书记,你是说当年打小日本的时候哇?”于振中一下来劲了,“真是,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你说说,小日本的炮楼,哪一次不是我们说端就给他端掉了!”

“老同学,我们在北平分手后,你被派到于副总的抗日队伍里去了?”王希维觉得很有意思,若干年后,他们又碰在了一块,上下级关系给倒过来了。

“是呀!那时候我是营长,苏书记是连长。”于振中一提到部队里的日子,心里就充满了温情,说个没完,“嘿嘿,谁知没过三个月,他就成了营里的教导员了。”

苏青林笑了:“教导员前面加个副字,是副教导员,想当年老营长可没少给我这个下级发脾气啊!”

“就于副总这脾气,”王希维停了一下,“我可以想象苏书记当时的尴尬样子。”

“不过嘛,”苏青林好像在谈昨天的事儿一样,“我们合作得还是蛮好的。”

“哪里呀,我都是听他的。”于振中扳着指头如数家珍似的对王希维说,“第一苏书记脾气好,第二他说话做事总是以理服人,第三出征打仗,身先士卒,所以没过多久,他就是我们三营的当家人了。”

“那是营长看重我,能听我这个副手的意见。”苏青林谦逊地望着他。

“就是怪了,”于振中站在山顶上,像在当年打仗的前沿,指着苏青林,“凡是听你的都对,不听你的就错!我服了你了。”

“哎呀呀,老营长真是谦虚啊!”苏青林嘿嘿直笑。

“真是难得啊,你们在一起打仗一定很愉快。”王希维很欣赏他们谈往事时的那种津津乐道的神情。

“好了,老营长,咱们谈正事,说说这山头的事儿。”苏青林指着山沟问,“你说说看,通过大爆破能不能把我们脚下这座山头搬到下面去?”

于振中向前走了两步,探着头朝下望了望,“这个山头,我给你说,苏书记,不是我吹,我保证给你炸平!”说着又向四周看了看,“至于让山头乖乖地落到南面的山沟里,那我可就没把握了。”

苏青林沉思不语,于振中继续说:“你想想,书记,‘轰隆’一声,山石会飞向四面八方,它能听我的吗?”

“老营长,那你和王总工提出的露天开采方案,不就是一句空话了吗?”苏青林说完,自顾自的抽起了香烟。

于振中挠挠头,感到这确实是个棘手的大问题,他走来走去自言自语着:“怎么能让这山头乖乖地听话呢?”

“老营长,你看,这山北边是村民新开的沙地。”苏青林拉他们移步到山头的北边,指着山下,“他们把戈壁滩改成了沙地,这多不容易啊!”

“是啊,当时公司也是全力以赴支援,给了他们人力物力各方面的帮助。”于振中虽接着苏青林的话在说,却不明白他到底在绕什么圈子。

“如今,这可是老乡们的命根子呀!”苏青林像在自言自语,“如果就这么‘轰隆’一声,让半拉山全下去了,这一大片老百姓用血汗灌溉出来的良田就全被埋了。大家想想看,我们能这样做吗?”

“是啊,书记,我怎么就没想到这庄稼地呢?”于振中望着山下一大片碧绿的麦田,突然明白了苏青林的真实用意。

“我们不想着老百姓怎么能行呢?”苏青林沉浸在了回忆中,“新中国的建立是他们用肩扛背驮换来的,有不少的老百姓,甚至还为此失去了生命,没有他们的支援,共产党能打下江山吗?”

于振中望着苏青林没有再吭声,他的心里翻江倒海似的,不禁为此犯起愁来。

“再说了,你把这半拉山推到麦田去了,南面的沟壑怎么个填法?”苏青林看着于振中问,“填不平沟,就修不成路,没有路,怎么开露天矿?另外,如果把矿体也炸坏了,不就事倍功半了吗?”

于振中见苏青林问完了,仍是一脸的焦灼不安和担心,轻声说:“书记,别担心那麦田,我还没点火呢!”

他的幽默惹得苏青林和王希维都笑了。

“书记,你的心思我懂。”于振中正儿八经地说,“你的意思是通过大爆破,既要填平山沟,又要保护好庄稼和下面的矿体。”

“这并不难,”王希维这时在一旁插话道,“用定向爆破就能实现我们的目的!不过,这就得有这方面的专家。”

“定向!”于振中也点点头,又摇摇头,“没有这方面的专家怎么办?”

“专家嘛,”苏青林神秘地一笑,“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谁呀?”于振中好奇地问。

“你呀!”苏青林指着于振中说道。

“我?”于振中苦涩地一笑,“书记同志,我听了老半天,这田这地怎么避免让半拉山埋了!你绕了好大个圈子啊,原来这难题又落到我的头上了!”

“老营长,我说了半天,你老是故意装糊涂嘛!”苏青林又点上烟,“我就只好点将了!”

“苏书记,你真说的是于副总?”王希维在一旁愣了好半天才问。

苏青林认真地点点头:“没错!”

“你真的在点我的将呀?”于振中吃惊地冲着他,“书记,你没喝酒吧?我摸摸,是不是发烧了?”

“老营长,你难道忘了?”苏青林望着他一脸惊诧的样子,笑着说,“打小日本的时候,你是怎么把小团庄的炮楼给炸掉的?”

说着,他坐在山石上,望着王希维和于振中,向他们讲起了一段往事:

“当年打鬼子的时候,老营长真是神了,一声巨响不但把小团庄日本鬼子的大炮楼给炸飞了,而且还没伤着炮楼一边的老百姓。

“那个炮楼是那一带最大的一个,修在一片民房的南边山崖上。小团庄的老百姓受尽了小日本的欺凌,好多大姑娘小媳妇都遭了殃,我们想炸掉这个罪恶的炮楼,可迟迟未能动手的原因就是,怕爆炸时伤了老百姓。

“就在这时候,我们的老营长提出了炸炮楼的设想:既不能伤着老百姓,又要炸掉炮楼,让炸飞的炮楼往南边的山崖里跑!日本鬼子知道我们不敢轻易炸他的炮楼,便放松了对炮楼的警戒。我们趁机在炮楼的南北两边埋下了炸药。南边的炸药少北边的炸药多;南面的导火线短而北面的导火线长。先炸南边,炸开了一个缺口,紧接着北边的炸药包也响了,炮楼顷刻间就往南边倒塌了。结果是,老百姓安然无恙,房屋农具也毫发未损。”

王希维聆听完苏青林讲的这段往事,望着于振中说:“于副总,你真了不起,你这土办法里面就有定向爆破的原理啊!”

三个人相互望着,会意地笑了。他们仔细地琢磨着,简直跟战争年代在战前研究作战部署没有什么两样。不仅考虑到爆破的定向问题,还要计算出炸药的用量,导火线的长短,甚至连引爆后到起爆的时间都要计算得准确无误,分毫不差。他们一会儿画图,一会儿计算,共同研究着解决问题的方案。

苏青林认为最关键的还是定向的问题。他停下手中的笔说:“两位,你们来看,这炸药的量从南到北不断增加。起爆时差按20秒计算。到北边时,若干导火线同时引爆,‘轰隆’一声,悬着的整个山一下子就搬到南边的沟里去了。”

“我看行。”于振中觉得苏青林说的句句在理,佩服地说。

王希维也点点头:“关键的问题是有关的数据一定要计算准确。”

“对!”苏青林望着他这两个得力的左膀右臂,强调说,“现在的问题要计算出导火线的引火时间,炸药引爆后的强度,还要测量出山体的重量来,否则会出现意想不到的问题。”

“是呀,这可是个技术性很强的工作呀!”王希维沉思着。

“王总工说的是。”苏青林望着于振中,又郑重地对他说,“老营长,这个任务就交给王工和你这个当年的‘爆破专家’了。当然,我们还要请教罗吉诺夫,到时候还要请部里有关方面的专家亲临指导。这样吧,老营长,你和王总工好好商量一下,先把你们那个方案给我进一步的充实一下。”

王希维望着他,胸有成竹地说:“书记,我们会有办法的!”

“书记,你放心吧!”于振中也严肃地说道。

“需要我出面解决的问题,随时可以来找我。”苏青林又特别强调说,“不过要注意一点,罗吉诺夫这个爆破专家不太好对付,你们要有思想准备,记住,要用事实说服他们!”

2

接下来的几天,于振中和王希维白天在山上实地考察,晚上又回到办公室将考察的情况进行细致的分析研究,两个人没日没夜地初步把定向爆破的方案拟了出来。

苏青林审查后觉得可行,既结合了小凤山山体的特点,又有爆破的具体数据、方法。他决定把方案交给专家组再进行一次讨论,提出修改意见。在讨论之前,他打算请苏联专家组的相关专家和陈教授以及熟悉地形的刘天忠等人,一起前往小凤山西山顶再实地查勘一次。

有关人员到达目的地后,首先由王希维将定向爆破的方案向大家作了详细的讲解。他的话音刚落,罗吉诺夫就马上抬起手臂,在空中用力划

《国家使命》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国家使命》,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陈玉福)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