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周匡天下》马踏天下 强强 周匡天下网盘

周匡天下

历史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杀四国原创的历史小说《周匡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郎兵,刘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折御芬听顾三说到“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一跳:难道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来历了?随即听到他说不要那一万贯了,她心里暗喜,西北穷苦

阅文集团|更新:2019-06-03 18:21: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大杀四国原创的历史小说《周匡天下》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郎兵,刘家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折御芬听顾三说到“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一跳:难道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来历了?随即听到他说不要那一万贯了,她心里暗喜,西北穷苦

《周匡天下》免费试读

折御芬听顾三说到“不看僧面看佛面”,心里一跳:难道他们这么快就知道自己的来历了?随即听到他说不要那一万贯了,她心里暗喜,西北穷苦之地,战乱频繁,折家虽然拿的出这笔钱,却也绝不会太轻松,即使父亲宠爱她也免不了受到责罚。只是不知道这个“佛面”是自己父亲呢还是爷爷呢?嗯,应该是爷爷,他的面子可比父亲大多了。

刘家的人没想到事情居然这么解决了,张扬跋扈的市署丞韩仓大人居然夹着尾巴狼狈地逃跑了。

刘贵急忙拉着大儿子刘福、三儿子刘寿、女儿刘芸上来拜谢,郎兵和折御芬手忙脚乱地扶起几人。折御芬离刘芸最近,她伸手扶起了正在弯腰下拜的刘芸。男女有别,古人一般都是虚扶而已,折御芬却实实在在地握住了刘芸的小手,恶作剧似的揉捏了两下。刘芸脸上一红,这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好发作,只好悄悄地抽回了玉手,偷眼去看“他”,正好迎上折御芬似笑非笑的眼神儿,连忙又垂下头去。折御芬强忍着笑意,脸色涨得通红,心道:汉家男人不同,汉家女子更是有趣。

刘贵将他几人迎进屋里,刘福殷勤地奉上香茗,点头哈腰伺候着。刘芸和她的女扮男装的姐姐见完礼,回了内屋,让折御芬颇为失望,同时心里涌起一股悲哀:以后自己要是嫁个男人,整天把自己关在屋里,那可闷死了。想到这里她偷偷地瞄了一眼郎兵,他正专注地听着刘贵说着话,微微蹙着修长的剑眉,和塞外男人黝黑的肤色相反,他脸色白皙,笔挺的鼻梁,嘴角一圈淡淡的绒毛,还残存着几分稚气。

郎兵从刘贵的口中知道了刘家的情况。

刘家船铺从刘贵搬来汴京开始已经快十七年了,刚开始就一艘小船,靠着吃苦耐劳,刘贵慢慢攒下了一份家业,从一艘船到四艘船的时候,三个儿子已经开始能帮他的忙了,大儿子颇善于经营,生意蒸蒸日上。二儿子却不喜欢循规蹈矩,磨着刘贵给他弄了一艘小海船,走海上生意去了。结果第一趟生意没搞成,却救了一个跳海自尽的姑娘回来,这个人就是刘芸的结拜姐妹、刚才骑马赶来的女扮男装的郑萱庭。郑萱庭经过半年的沉默后,开始活跃起来,她大力鼓动刘家经营海上生意,给刘家出了不少主意,仅仅三年,刘家的海上生意从一艘小海船变成了两艘八千石的大海船,年入两千贯!

可惜在去年年底老二刘禄运了一船货去南汉,却被南汉水师打劫,幸好南汉对大周还有畏惧之心,只夺了货物,没有伤人,也没有夺船。刘家耗尽家财,又借了些钱才还上货主的损失。俗话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韩仓不知怎么地盯上了刘家的船,又盯上了刘芸,开始千方百计地找刘家麻烦。

周世宗北伐大军缺粮,征调船户运量,刘家船多被韩仓派了个大头。当时候郑萱庭看出韩仓不安好心,劝刘贵装病,别亲自去,把船交给官府就行了,免得无端地惹出麻烦来。刘贵老实人一个,说不来谎,那船又是他的命根子,不放心交给别人,就亲自去了。这一去就惹出了麻烦,河道失修,加上大雨冲毁了一段水渠,延误了日期,前几日回到汴京后,就收到汴京的责罚公文,要刘家上缴一万贯,否则就拿刘贵问罪。刘家刚刚掏空所有的钱财,哪里还有钱可出?郑萱庭留了封信悄悄地离开了刘家,说去筹钱。

前天汴京巡检顾三又来让刘贵把船交给韩仓,把刘芸也嫁给韩仓,这样刘家就可以免祸了。刘贵哪里肯答应,顾三威胁了他一番,给了他一天时间考虑。其后就是郎兵看到的那一幕了。

郎兵听完默默地点点头,问道:“那个损耗到底是个什么由头?”

刘贵挠挠头道:“这个老汉也说不清楚,自从来我来到这汴京就有了。哎,你说运米粮,船户也要吃饭不是,哪能没有耗损呢?可是官府不管这个,所有损耗都要船户自己掏钱补上。官府给的运费又低,这样一来不仅赚不到钱,还要贴钱,幸亏这几年官府征运还不太多,不然我们这些船户除了另找出路,实在活不下去了。”

治病要找病根,从这个老船家嘴里都问清楚,郎兵不由得有些失望,他本对古代这些东西了解不多,更不知道如何下手。

一个清朗带着磁Xing的声音道:“我清楚怎么回事。”然后就见通往内屋的门帘掀开了,头戴方巾,一身月白长衫的郑萱庭走了出来。此时,她已经洗过脸,去了满脸的憔悴和风尘,看起来丰神俊朗,大概由于常扮男子,化妆的很到位,浓浓的剑眉,胸前是不知道是飞机场还是措施好,在宽大的衣服里根本看不出,一头乌发完全包裹在方巾里面。她手里摇着一炳扇子,俨然一个风度翩翩的浊世佳公子。

显然她在门后听了好久,郎兵却没有怪罪,他眼睛一亮道:“姑娘请坐下来说话。”

郑萱庭也没有客套,她在郎兵旁边坐了下来道:“损耗说法不对,其实是斗耗。历代从水道运粮,每石另加米数斗,随漕起运,作为沿途耗折之用,谓之“斗耗”。但是自晋、汉以来,不与支破,船户深受其苦。大人,我说的可算明白?”

郎兵听罢笑道:“小葱拌豆腐,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看来姑娘是大有学问的人。”

郑萱庭轻轻一笑道:“多谢大人夸奖。”说着她脸色一暗道:“纵然才高八斗,却为女儿身,奈何奈何!”

郎兵脱口道:“谁说女人不如男,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白天去种地夜晚来纺棉,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将士们才能有这吃和穿.....许多女英雄也把功劳建,为国杀敌是代代出英雄,这女子们哪一点不如儿男......”

所有的人都奇怪地看着他,郎兵才猛然觉得不对,这首《谁说女人不如男》是他老爸讨好老妈常唱的,他听惯了,顺口拈了出来,全然不知道这话的惊世骇俗。黄六轻轻地扯了郎兵一下,郎兵尴尬地一笑玩起了太极:“这个是听我的老师汉克先生说的,他是大秦人,他们那里的风俗和我们不同,女人和男人一样,甚至可以当皇帝。”

这个时候的中国地西方了解极少,郎兵也不怕露了馅,何况他说也不算全假。

郑萱庭和折御芬的眼睛亮的像灯笼一样,眨也不眨地盯着郎兵,看的脸皮不算薄的郎兵都有几分坐立不安。好在郑萱庭的眼睛没亮多久,她幽幽一叹道:“有又如何,那不是我们的地方,不说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了。

郎大人,自我大周建立以来,太祖多次疏通漕道,却无法使商业繁荣起来。水运不兴,与朝廷不给斗耗可以说是息息相关。这不仅使船户、百姓深受其苦,对我大周国富民强亦百害而无一利。大人是朝廷命官,希望大人可以上书朝廷,解决百姓之苦,各地船户当感大人恩德,刘家上下亦感激不尽。”

郎兵点点头道:“既然知道事情来龙去脉,本官当然不会坐视不理。你们放心吧,我这就回去写奏折。”

他说完才想起别说写奏折,自己现在的大字都不认识几个,毛笔除了小学拿来画过鸭子外,再也没有摸过了,如何给写奏折?郎兵挠挠头,不好意思道:“本官文笔太差,要找个人代写奏折才行。”

“啊.....”

几声惊奇的声音响起,折御芬睁大眼睛道:“看你文绉绉的像个书生,怎么连个奏折都让别人帮你写啊,丢不丢人啊。”

黄六瞪了她一眼道:“指挥使这是谦虚,懂不,谦虚?其实我们指挥使学问不小,精通兵法策略,怎么会不会写区区奏折?”

郎兵就是因为识字才直接当上了伙长,他沉着冷静的指挥,绝妙的点子,随口而出的妙语,说郎兵胸无点墨,打死黄六他也不信,他却不知道此郎兵已经非彼郎兵了。

郎兵听到黄六的话,神色愈发尴尬。

王大山和李勇知道郎兵小时候去过一段时间的私塾,在他父亲死后,家里陷入困境,才不再读书了,是喝过墨水的人。但是前番受重伤忘记了以前的许多事情,他们还道他把这些都忘了。李勇替郎兵解围道:“三郎原是先上过私塾的,高平之战中受了重伤,把这东西忘记了。”

众人见郎兵既没承认也没反对,除黄六外都以为李勇是为郎兵掩饰。

郑萱庭微微一笑,安慰道:“郎大人是武官,舞文弄墨那是文人的事情,大人通不通又有什么打紧?刘邦胸无点墨,不是照样当了皇帝,开创大汉四百年基业?”

她一边说一边从衣袖里拿出一个折子,然后递给郎兵道:“郎大人,如果不嫌弃可以看看我这个折子。这是去年我详细了解船户之苦后,写的折子,还有对交流货物、互通有无的一点浅见,希望能够对大人有所帮助。”

“啊,好好。”郎兵伸手去接折子,内心愈发觉得这个女人不简单。一双白白净净的小手双手捧着奏折递到郎兵身前,郎兵微微一出神,手摸到了她白嫩的小手上,感受到了一阵润滑,那双手一阵轻微的颤抖,在他摸到周折之后,缩了回去。

郎兵翻开奏折看了一眼,密密的蝇头小楷整齐地排列在十三页的奏折上,入眼尽是漂亮的小字,可惜他们认识郎兵,郎兵却不认识他们。郎兵扫了两眼就道:“好字!”然后小心地把奏折放入怀中。

郑萱庭等郎兵收好了折子,施了一礼,轻盈地掀起淡黄色的门帘,走回了内室。

该办的事情办

《周匡天下》精彩评论

    美娱小说,穿越到97年的好莱坞继承即将破产的电影制作公司,找中东土豪融资拍电影,然后收购电影发行公司,下一步应该去坑阿三土豪的钱了,现在时间线进行到了主角(郎兵,刘家)千辛万苦终于收购了宝丽金的海外发行部,刚把这电影整出来。哈哈,主角(郎兵,刘家)还是有点腹黑的,赤裸裸的表现了在利益面前的资本家的嘴脸。总的来说,看的很爽,作者(大杀四国)还是有考究的,毕竟是美娱老作者(大杀四国)了,只希望主角(郎兵,刘家)不要种马,不要种马!!!!后宫控制在5人以下我觉得是仙草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