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夺池》崔曜连池小说 LOLI控 夺池弱受

夺池

竞技已完结

《夺池》为原梓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几度的气温,她穿着单薄的黑丝袜,却套着一个厚外套。但是透过外套的领子,却能看到她里面的紧

网易云阅读|更新:2019-05-27 00:20: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夺池》为原梓番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我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几度的气温,她穿着单薄的黑丝袜,却套着一个厚外套。但是透过外套的领子,却能看到她里面的紧

《夺池》免费试读

我的旁边,坐着一个女人,二十来岁的样子,十几度的气温,她穿着单薄的黑丝袜,却套着一个厚外套。但是透过外套的领子,却能看到她里面的紧身白衬衫。结合她脸上的浓装和精致的头发,我几乎可以确定她的职业:KTV公主,下了班的公主。

“你有烟么?”她忽然开口问我,有些东北口音。

我掏出了口袋里的烟——场子里给免费提供的黄鹤楼, 递给了她一根。她接过来又问我有没有火,我摸出来递给了她,她接过去把烟点着,我从后视镜里看到出租车司机脸上有些不爽,不过这事可不怪我。

她抽了一口烟,问我:“大晚上的,你上火车站干啥啊?”

“接人。”我心情很差,一个字都懒得说。

“哪的火车这么晚到?”她或许想表示些友好。

真TM烦,我TM的哪知道凌晨两点有什么火车过来?但是一个谎言需要另一个谎言来弥补,于是我只好含糊地说:“北面。”

她可能意识到不愿多说,便没再说什么,转过头把窗户摇开一个小缝,把烟灰弹到了窗外。但因为车速已经很快,所以大半的烟灰又飞回了车内。

我看到,她手腕上纹了一只试图抓星星的猫,我见过很多纹身的女孩,但是纹这么奇怪图案的,还真是第一个。

忽然想起来我现在是个无家可归的人,忽然冒出个念头:不如我去泡她,至少今天晚上蹭个地方睡。

我正琢磨着该怎么说,她忽然先开口了:“师傅,前面拐弯那个吉普车前面停就行了。”

……好吧,看来我注定了无家可归。

没几分钟,出租车载我到了火车站。我从没在凌晨两点来过火车站,看起来……和平时也没太大不同,只是人少了少许。我在存包处拿了自己的行李,交了保管费之后,身上只剩80多块了。一对小情侣边吃汉堡边从我身边走过,带着一阵子肉香飘过。瞬间,澎湃的饥饿感扑面而来,让我无力抗拒的走进了火车站24小时营业的肯德基。

本来还想随便吃个十块的汉堡垫垫肚子就行了,但是一进到里面我不知为什么感到非常委屈,我觉得我亏欠自己太多了,搞得连顿饭都舍不得吃,于是,我买了两份套餐外加几份小食。瞬间口袋里只剩8块了。

吃饱喝足,趴在肯德基的桌子上睡了一觉,再一醒来,已经是早上六点。肯德基窗口的招贴画已经换成了早餐广告。

我很想再吃一顿早餐,但在起身奔向6块钱的肯德基早餐的时候,我的腿撞到了我的行李。这让我立刻意识到另一个严峻的问题:因为我的无家可归,我的行李现在无处安放 ,连寄存费我都交不起了——我不想让任何同事知道我混到无家可归,所以没有求助于任何同事。在公司,我的形象是积极而阳光的,绝对不会让人觉的我是一个赌徒。至于朋友么……于是我拨通了大伟的电话——大伟是我大学同学,他有一个风骚的名字:武腾伟。他和我一样,毕业后留在了这座城市,他是一个天才,又是一个蠢货,至于为什么以后再慢慢说,现在要紧的是,我得让他先救济一下我。

电话通了,电话那头的大伟似乎睡得有些迷糊,不过他还是了解我,开口第一句话就是:“昨晚输了吧?”

我心想这都能让你猜中,难道我的声音很落魄么?便随口说:“这你都能猜到?我现在是不是说话声音都特落魄?”

“不是,你昨晚说你要去的时候,都九点多了,现在早上六点,你要赢了,肯定得先睡一觉吧?”大伟的声音听起来精神了些。

“我现在身上就剩下六块钱了,打车都不够。”

“你坐公交过来吧,带你吃顿好的。”大伟答的干脆。

我放下电话,心想幸好有大伟在,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倒不是我混的太差没朋友,而是我实在不想让任何人知道我已经无家可归了。

大伟的出租屋在一个有些蹩脚的老旧居民区,公交车晃悠了一个小时才到,下了车,又爬了20分钟的坡,这才到大伟家楼下,推开楼下贴满广告的破旧楼道门,一股子酸菜的臭味扑鼻而来。捏着鼻子爬到三楼,发现竟然有一户人家在楼道里放了一个酸菜缸……

拖着行李爬上七楼,敲开了大伟家的门,大伟打开门,一边伸进衣服挠着肚子一边问我:“有烟么?”

我把口袋里的黄鹤楼递给了他,说:“七千一包的黄鹤楼,好抽。”

大伟撇了撇嘴,从盒子里抽出一根烟,随手抓起一个打火机,把打火机往我面前一送,道:“二十万的打火机,比你牛逼吧?”

那是一个紫色的一次性打火机,当然不值二十万,但我明白大伟的意思,因为那个打火机上印着一个彩票站的名字——大伟这几年玩时时彩输了有二十六万。

我也抽出了一根一烟,用那个打火机点着,回了一句:“我也用用这二十六万的打火机。”

听了这话,大伟忽然不屑的一笑,吐了一口烟圈,伸出一个手指在我面前摆了摆:“不,就二十万。你来。”说罢招手示意我进来。

我跟着大伟走到他的卧室,他的笔记本摆在那张掉了皮的写字台上,屏幕亮着。大伟抓起那个磨得油光的鼠标点了几下,给我展示了他的支付宝帐户。

那里面有接近七万块。

我看了也是登时一楞:“伟哥,你发了?”

大伟笑了笑:“昨晚梭哈了一把,还得感谢你。”

“感谢我?”

“昨晚你说你去大场子打德州,我就知道你那个逼水平赢不了,但我看你给我打电话的时间不错,就用那个时间,单吊了一注,梭哈了六千,结果中了,啊哈哈哈哈。我牛逼不,乐乐?”

“牛逼!果然是伟大的大伟,这样我蹭吃蹭喝是不是就光明正大了?”本来我还想大伟三更穷五更富的,能管我几天饭就行了,没想到正赶上这小子发达了。

“随便蹭,轻松,无压力!哈哈哈哈!以后你再要去玩德州给我打个电话,到时再梭个五万,一下就全回来了。”大伟又开始了他的伟大展望。

大伟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烟灰:“不过我说真的,乐乐,就你那水平,你还敢去大场子打德州?还不如跟我玩时时彩。我QQ德州从七万打到一千三百万的人我都没去,你一个负分的,还敢去得瑟。”说罢像是要给我证明似的,打开了他的QQ游戏平台给我看,那上面的确有六百多万德州豆。

“我都不是说你,乐乐,就你那点小逼胆,还敢玩德州,拿两张同花你都不干All in,还玩什么德州?”

“两张同花Allin其实风险太高。”我不认同大伟的观点。

“无风险,无收益,这道理你明白不?知道我怎么从七万豆到一千万豆么?就是个勇气。你得敢打才能赢,翻出来有买牌的面,你就得往死里打,那天我拿了对七,翻出来AKQ,那个哥们儿下了不少,我直接推了他一口All in,他顶多中个A呗,结果他拿的是AQ,最后给我连翻出来两张七,一把赢了320多万豆。这牌叫你,你肯定不敢推,所以你这点小逼胆,以后就别玩德州了……”大伟言谈之中对我的德州水平甚是鄙夷,而且说得唾沫星子四溅。

我擦了一下溅在脸上的唾沫星子:“你这样打风险太大了,其实长期来看……”

大伟鄙夷的情绪更甚:“啥长期不长期啊,德州就事一把牌,赢了就是100%,输了就啥也没有,该上就得上,前怕狼后怕虎,你还不如自己和自己斗地主。”

《夺池》精彩评论

    经典评论:序:【龙空山·地下道宫】“裴柯受!你还敢桀骜?”一众水军簇拥着一名羽衣星冠的道人,缓步走入一处石室,大声呵斥架上吊着的一个男子。男子似有感应,突抬首看向道人:“谢抄攻!”两人眼神交汇,谢攻子目光玩味道:“裴教主,你得天独厚,自创气运神道,却蹉跎十数年…一朝被我夺取,更沦落至此,反被我吞噬殆尽,助我称雄月纹。看,今日就是我成道之时。”说罢,谢周身光芒绽放,仿佛比恒星还耀眼。却见裴狂笑:“谢抄攻!气运之道,吞噬反噬,存乎一心!你徒具其形不得其神,修不成道!”接着面向天空:“与我同道者,继承我一切,击杀此僚!”一道雷霆而下,天地震动。同时,一名叫路开的人在异界苏醒了…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