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利剑》利箭纵横 同志 利剑君臣文

利剑

军事已完结

主角是杨方烈,何晓云的小说《利剑》此文是老坛新醋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两天方田鸽一直很忙碌,利用自己进入六处侦查科以及与石三磊建立的良好关系,她了解了更多关于杨方烈的情报,并把这份情报组织成报告发往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5-16 00:15:2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杨方烈,何晓云的小说《利剑》此文是老坛新醋原创的军事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这两天方田鸽一直很忙碌,利用自己进入六处侦查科以及与石三磊建立的良好关系,她了解了更多关于杨方烈的情报,并把这份情报组织成报告发往

《利剑》免费试读

这两天方田鸽一直很忙碌,利用自己进入六处侦查科以及与石三磊建立的良好关系,她了解了更多关于杨方烈的情报,并把这份情报组织成报告发往B市安全局。方田鸽这次被B市安全局调往调往六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针对杨方烈的工作能力和思想情况写成一份书面报告。B市安全局正需要一个年富力强的业务副局长,杨方烈成为很多人看好的人选之一。不过很多安全局的高层人员对这位“个性特工”也有其他不同看法,包括他对历年活动经费的个性化处理、对思想工作的过多重视,以及常常不按照规矩出牌让安全部门形象抹黑等等。在这种情况下,B市安全局方局长派出一位他最信任的干部,也就是自己24岁的女儿方田鸽来到了六处。在长期工作中,杨方烈发现因为自己工作的特殊性,很多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国家还有一部《安全法》存在。很多宣传机构只是应付式的读一下干巴巴的法律条文,无法在老百姓心里留下比较深刻的印象,也有很多普通百姓因为不了解维护国家利益的重要性,以及特工工作的隐蔽性,无形当中阻碍了安全机关的正常侦察工作,甚至构成严重的侵犯国家利益罪,稀里糊涂的就这么侵犯了《国家安全法》。很多百姓根本不知道,根据《国家安全法》的规定,只要是国家特工出示相应的工作证件,就可以在限制区享受免检权力,以及优先乘坐各种交通等设施的权利;在交通发生障碍的时候,国家安全部门可以优先使用交通、通讯工具的权力。从不知道国家安全人员只要出示证件,可以有权力检查任何出入境公民的身份证以及通讯工具的权力。很多百姓也没有了解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条明文规定:阻碍国家安全机关执行国家安全任务,造成严重后果,即使未使用暴力、威胁方法,也将以妨害公务罪定罪判刑。很多人就是因为不懂得法律以及维护安全机关人员的工作权力,从而触犯法律后悔不已。上次在历城发生的一位六十多岁的执勤人员因不知“安全局”的含义,阻碍特工办案,结果造成侦查员侦察任务失败。这位六十多岁,一直兢兢业业的老同志,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送进了法院。这件事给杨方烈的触动非常大,在历城工作间隙,他和局长赵文元决心利用新闻舆论,搞一次“虚拟普法演练”。在这套演练行动中,他们把安全人员享有的诸多权力,分解在一个个的具体案件中,然后组织人员进行实际操作,如进出入收取门票的景区、不受交通法则的限制、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的优先使用权等等。在本次普通行动中,赵文元局长还亲自组织机动人员,抓获几十个不懂法律,妨碍安全机构人员办案的罪犯,通过“虚拟法庭”,利用新闻舆论的方法予以曝光。此举在历城引起极大反响,极大促进了安全机关工作的开展,让很多老百姓认识到了自己作为国家公民,应该履行的维护安全机关权力的义务。方田鸽在整个事件中,是直接目击者,她认为这种创造性极强的宣传活动,值得各个安全机关引进学习。方田鸽为了提高这件事的“层次”,还牵强附会地把当年毛泽东在湖南宣传“工人夜校”时使用各种文艺方式来达到吸引、教育群众的目的。她觉得自己的报告一提交,一定会对杨方烈的仕途大有帮助,没想到,正是这份材料杨方烈差点丢了饭碗。“吃水果吗?”陶梦把脸转到床底下,手里举着个刚刚削好的苹果,对正盯着显示器的石三磊说。“不用,谢谢。”石三磊眼睛一动不动。“晓云姐在干什么?”陶梦好奇问道。“干什么?少儿不宜。”石三磊笑着回答。监视器里,石三磊看到何晓云穿了一身半透明的真丝睡衣,丰硕的乳房若隐若现,她从客厅端了两杯酒,把其中一杯交给床边的沈家和,沈家和眯着眼睛,一脸淫荡地看着何晓云,满嘴污言秽语,与之前堂堂快递集团总裁的身份判若两人。“晓云啊,你真好,每次都能弄出最新潮的姿势出来。哎,跟你在一起,我才享受男人的快乐!”何晓云用中指对沈家和鼻尖一指,“哎!你们男人只要在需要女人的时候,才说那些哄人的鬼话,得到我们女人身子后,哪个不是甩脸不认人?”沈家和一把搂过何晓云,把嘴唇凑过去吻她白笋般的脖颈,另一只手也顺势摸进她的睡衣中,嘴里含糊不清地说着:“胡说,我就不是那种人。说吧,我能为你做什么?”沈家和并不是一般那种招蜂引蝶、只顾享受的登徒子,作为一个商海挣扎多年的人,他更懂得天底下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自从第一次跟何晓云上床后,他就一直在明里暗里提示何晓云,把“条件”谈清楚,让自己心里有底。何晓云却一直用“为了爱情才跟你上床”来搪塞他。爱情?扯淡,沈家和相信金钱,相信地位,相信利益。就是不相信什么该死的爱情。他还记得自己从高中一直相爱到大三的女友,当年两人也曾山盟海誓、亲亲我我,后来一毕业真面对现实问题了,相爱六年的女人毫不犹豫地做了某个房产商的地下情人!沈家和恼羞成怒,原本想做记者的他从倒腾保健品起家,一砖一瓦地建立起自己的商业帝国。现在的女人,他说不上爱,也说不上不爱,他的岳父是云州市的人大代表,在开拓业务方面曾帮了自己不少忙。沈家和的爱人非常保守,两人亲热一直保持一万年不变的男上女下,这种循规蹈矩的性生活一直到何晓云主动勾引他,沈家和觉得遇到何晓云才找回点男人尊严,也许他真的也有点喜欢这个女人?“家和,你说的是真的吗?那,我想让让你把两件古董装成货物托运出去,好吗?”“古董,什么古董,有批文没有?”沈家和警惕地问到。“哎呀,要是有什么批文,还有得着你嘛。就是两件普通古董,我一个朋友托我卖的!”何晓云信口编了个理由。“不行啊小云,我们公司一直是遵纪守法的正规公司,这个忙我帮不了你。”沈家和起身正色说到。何晓云冷笑一声,“家和,你看那。”顺着何晓云手指的方向,沈家和看到在何晓云卧室的窗台左侧,竟然有一架微型摄像头在闪动!沈家和暗暗叫苦,他知道一旦自己拒绝何晓云,那么她就会把录像交给自己爱人,到那时候,爱人闹起离婚来,自己的财产一定会被分出一半给她!沈家和不愿意离婚,至少不愿意为了两件古董把事情搞的太大。“好吧晓云,这可是最后一次了,我们以后再也别见面了。”“那今天,我可要好好伺候你了。”何晓云伸手去拉沈家和的裤链。何晓云很满意今晚的设计,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中。至于沈家和的“最后一次”她并不害怕,何晓云知道对于沈家和这种外强中干的懦夫,自己稍一威胁,他就不能不妥协。何晓云一直很骄傲自己认识男人的能力,但她没有想到的是,这是她最后一次见到沈家和,也是最后一次执行间谍任务。杨方烈开车把晨晨和沈晴晴送到家后,又急着出门买菜,这是他和沈晴晴多年来的“分工”:他负责买菜、洗碗,沈晴晴负责做饭、舀汤。当然,如果杨方烈心情好的话,他会把活儿一个人全揽下来,沈晴晴可以惬意地搂着晨晨去看动画片。晨晨依旧保持她的“优良传统“,每次见到沈晴晴都不忘一句:晴妈妈,昨天那个阿姨比你还漂亮。等沈晴晴眯着眼笑着问她:是嘛,那个阿姨哪漂亮啊?这小姑娘立刻没词儿了,为了避免场面尴尬,迅速扭转话题:不过,她做饭比你那是差远了,我吃了她做的饭,数学、英语都没考及格……沈晴晴很难想象,假如杨方烈听到他自己的亲生闺女把数学考不及格归罪于晚上伙食质量差,脸色会难看到什么样。沈晴晴最佩服杨方烈的就是他逻辑的严密,没想到他闺女思维是完全无视各种规则的自由发散,于是沈晴晴觉得老天爷其实很公平,它给你开了一扇窗,一定会为你的后代子女们关上一个门儿。杨方烈走到公寓门口,迎面走来一个穿着紧身黑裙的女子笑着跟他打招呼:“哎呦师傅,这么巧啊!还记得我吗?”杨方烈一看是昨天在超市门口替她抢回包的何红,笑着回答:是啊,真巧。“我就在这附近租的房子,以前留意您几次了。没想到,您太太真漂亮!”何红嘴里还发出“啧啧”的称赞声。“我……我太太?”杨方烈立刻想到是沈晴晴,沈晴晴隔三差五往这儿跑,准是让这个何红误会了。“她不是我太太,只是我的一个朋友。”“师傅,上次你帮我的事儿,我都还没报答您呢。要不,我今天晚上请你吃饭怎么样?”杨方烈好不容易才跟何红说明自己晚上要回家做饭的事实,其实杨方烈也不愿意跟一个素未平生的人一起吃饭,还要边听边琢磨她的爱好以选择共同话题,真是够费劲的。第二天一大早,杨方烈来到“装修公司”后面一座普通大楼,从门卫手里接过一把特质的电子钥匙,楼宇后面的墙壁打开后,杨方烈径直进入墙壁后面的陈旧楼梯,那是通往他的办公室唯一通道。石三磊清晨送来的资料中,并没有发现陈皮的踪影,这个跟走私犯在跟何晓云一夜风流后,就像无故蒸发一般,这两天再也没有踪影。杨方烈深深认同沈晴晴所说的,假如“蝴蝶”集团还有一种他们所不知道的联络方式,那么D4金属盒被秘密托运的话,他们这个特别组将前功尽弃。“我就不明白,老弟,咱们干嘛不把底牌掀了,先把‘茉莉‘抓了再说?”赵文元瞪着两个圆圆的大眼睛像个不倒翁似的望着杨方烈。“因为我们的对手是‘蝴蝶‘,这是一个从来没有规则的对手,我们只能选择等待。”杨方烈回答的言简意赅。“可是,老弟,我们就只能等吗?实在不行,先动一动那个502也好嘛!”赵文云提议到。提到502,杨方烈想到一件事,他立即带上赵文元驱车去见黑九。黑九是502的直接下属,也许502、“茉莉”下一步的行动,黑九会有所了解,当然,这也只是他的推测。杨方烈和赵文元要出门时,监听科传来消息,“502带着箱子,似乎是要出远门。”杨方烈和赵文元对了个眼色,两人都不知道502又吃错什么药,“莫非是察觉了?”赵文元猜测。“不管他,继续侦察”。杨方烈去车库开车。502这次出门没有跟以前一样化妆成女人,黑色毛衣、天蓝色牛仔裤,外面一件黑色休闲外套,甚至连他标志性的黑色墨镜也没有戴,这让侦查员们惊讶不已。502提着一个大大的旅行箱,行色匆匆地往打车,最后在一家酒厂的职工宿舍登记住宿,当然这一切都没有逃过侦查员的视线,502的情况也迅速传递给了杨方烈。“8100,通知酒厂保卫科,控制502,一切等我们回来再说。”杨方烈对一个侦查员说道。所谓“百密一疏”,杨方烈绝对没有想到,就是因为自己一个模棱两可的术语“控制”,差点让酒厂保卫科捅个天大的娄子。半小时后,还在车上的杨方烈和赵文元接到一个哭笑不得的消息:502被酒厂保卫科扭送到了安全局!“这帮人,就是这么理解‘控制’的?我真是怀疑他们有没有从警校毕业!”赵文元说完自己先乐了,他当然也知道这些普通的保安是不可能接受系统的业务培训,更别谈什么警察学校毕业的事儿。“不行,老赵,我们得赶回去!”杨方烈说。“怎么,不去找黑九了?”“既然,人家把502请来了,咱们必须得招呼招呼吧!”“知道谁是何晓云吗?”审讯室里,杨方烈询问502.杨方烈明白,这次审讯其实非常,就凭着安全部门掌握的监控资料,就足以让这位间谍吓破胆了!“不认识。谁是何晓云?”502反问。“噢,何晓云也叫‘茉莉’,是‘蝴蝶集团’的核心间谍。”杨方烈说完后,明细察觉到502脸部轻微痉挛了一下。杨方烈懂得,这个502根本就是死撑,接下来要做的,仅仅是加把火而已。“你让黑九去你家取得东西,跟你领着何晓云去你家所取的东西,是一样东西吗?”杨方烈继续问道。502心里就像炸锅一样,起初被那几个不明真相的保安糊里糊涂抓进来,他还觉得自己并没有什么把柄落在安全机关手里,谁知道审讯刚刚开始,人家就把自己这几天执行的任务抖了个一清二楚。502一低头,叹了口气:“不是。黑九取的是个大箱子,里面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但肯定不是金属盒。”杨方烈想了想说道,“那么,黑九的那只大箱子,实际上是你们在干扰视线,没有其他用意?那你带着‘茉莉’去的地方,是不是你家的地下室?”502一惊。“你们…….?”他实在佩服眼前这位审讯他的人,推敲严密、句句见血!杨方烈其实也是在猜测而已。试想,502给‘茉莉’指引自己家的方向,如果‘茉莉’进入502的房间,是不可能不被监控到的,为什么后来的显示器中,并没有出现‘茉莉’的身影?杨方烈想到了地下室,这个被他们忽略的地方!杨方烈认为,侦查员去502的公寓安装监控设备时,忘记去他的地下室看看,这一个小小的疏忽直接导致了‘茉莉’从侦查员眼皮子地下取走物品!“她从你家带走的,是什么东西?”“两件古董。”502低头回答。“什么,是古董?”杨方烈想起陈皮是个走私古董的大贩子,看来502并没有说谎。“你为什么交给她古董?”赵文元插嘴问。“这个……我真就不知道了。我们这一行您最清楚了,该问的问,不该我们知道的,上头一定不会告诉我们的。这两件古董都是组织的财产,用途我就不清楚了。”502回到。“何晓云有没有可能把这两件古董据为己有?”杨方烈问。“啊?这不可能!如果是这样,组织也不会饶了她!”502带走后,赵文元问杨方烈为什么觉得何晓云会把古董据为己有的问题,杨方烈刚想解释这是“从她联系陈皮推测的“原因时,执行抓捕工作的沈晴晴走了进来,似笑非笑地看着杨方烈,把杨方烈看的心里发毛。精明的赵文元见势不对,两个小圆眼睛骨溜溜转了转后,拍拍杨方烈的肩膀,冲沈晴晴笑了笑,踱着步子,哼着小曲,慢悠悠走了出去。“怎么了?”杨方烈讪笑着,沈晴晴的表情真是怪怪的,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杨方烈,咱们认识至少十年了吧!我还真不知道,你有这爱好!”沈晴晴坐下后,喝了口水,尽量试图让自己语气平静些。“什么……什么爱好?”杨方烈让她说的发毛,自己有什么把柄让她抓住了?“杨方烈,男人都有那方面需要,这个我懂。你可以去找些‘良家妇女’谈谈恋爱什么的嘛,咱们安全局的人又不是不能结婚,你总不能花钱找……找小姐吧?”沈晴晴还在气呼呼的。“谁,我?我找小姐?”杨方烈觉得这是天底下最好的笑话,“我有时间找小姐?”“你还不承认?今早我去沈局长那,刚巧看到他们抓回几个卖淫女,其中一个见到我非说认识我,我一问才知道,原来人家通过认识你,才知道的我!”“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还认识你,认识我的。你继续说,后来呢?”杨方烈懵了。“她特激动,一个劲儿说‘终于找到报答大哥的机会了’,看来,跟你还不是一般的亲,这丫头后来给我讲到昨天一个客人是走私犯,后来我一问他相貌,你猜是谁,就是那个搞走私的陈皮!”杨方烈点点头,他想到了那个卖淫女就是何红。对于何红来说,她的“客人”范围很光,陈皮偶然撞上也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杨方烈从沈晴晴后来的描述中了解到,陈皮在想办法弄到那两件古董之后,心里一高兴就跑去按摩院里嫖娼。在何红软绵绵的肚子上,陈皮的嘴皮子就像少了个把门的,把自己偷来两个古董的事儿全给何红讲了。当时何红也是这么一听,在公安局见到沈晴晴以后,觉得这消息应该对她有帮助就告诉了沈晴晴,谁知道帮了沈晴晴她们一个大忙,真要是满云州的抓陈皮,非惊动何晓云不可。男人的弱点就是女人。男人在享受性的乐趣时,恰好也是防备心理最差的时候,很多秘密就这么被抖落出来。在S国的解密档案中,美女间谍们之所以屡屡得手,都是利用男人快要高潮时的弱点,攻其不备。“等等,你是说,那古董是他偷来的?”杨方烈问,他现在顾不得跟沈晴晴解释自己跟何红只是偶尔认识,并不存在什么“生意”关系。“对,我们根据何红提供的线索,在‘江南村酒店’抓住了陈皮。这小子解释说,是何晓云让他去自己公司偷那两件古董。陈皮刚开始还不干,何晓云非要坚持,说那两件古董是自己同事的,自己做不了主。陈皮见了图片后,觉得可以赚一大笔钱,就去何晓云的快递公司偷了古董。”“明白了,何晓云真是想把古董据为己有!‘蝴蝶’把古董交给她,目的应该是通过某些渠道托运处境,从而检验我们的防范能力。但是何晓云是个视财如命的人,她觉得古董很值钱,干脆就让陈皮去快递公司偷古董。而她自己又在‘蝴蝶’面前演了出好戏。看来,这个女人的间谍生涯快到头了。”杨方烈这边正和沈晴晴讨论着案情,石三磊推门进来报告这两天何晓云的动静。“我要出门的时候,何晓云来见陶梦,提到待会儿要出差。算时间,这时候,何晓云应该出发了吧。”石三磊末了补充道。“糟糕,通知‘外线’,何晓云有危险!”杨方烈果断对石三磊下令,石三磊立刻去控制台发布命令。杨方烈他们抓捕了502,加上何晓云私吞古董的事儿,“蝴蝶”不采取清洗行动,那才奇怪呢。同一时间镜湖公寓所在的紫藤路上。一个戴墨镜的男子正开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朝镜湖公寓方向驶去。几分钟后,男子见到身穿黑色风衣的何晓云从公寓里出来,突然猛踩油门直冲着何晓云驶去,一声惨叫后,“桑塔纳”扬长而去。一直守在公寓路边的侦查员慌了,拨通120后,赶紧给杨方烈汇报:“我已经记下他的车牌号码,现在就去交管局把凶手捉拿归案!”侦查员有些慌乱。“他不是用的冒牌车号,就是一辆报废汽车,你给我动动脑子!”杨方烈在对讲器里愤怒说道。“老弟,你这个时候可要沉住气啊。沈家和那架物流班机就要起飞了,只要控制班机里的盒子,我们还能将功补过!”汽车里,赵文元宽慰杨方烈。“对对对,你说的对,我叫这家伙气昏头了!石头,沈家和的班机什么时候起飞?”“半个小时以后。”“老赵,拉警笛!石头,通知一组,立刻赶往机场!”

《利剑》精彩评论

    爽文啊,作者(老坛新醋)有开金手指的雷达预警,以镇压太平天国起家,然后藩镇推反满清,打败俄国夺得故土,然后种田,第一次世界大战利用飞艇潜艇打败美国分割美国,分裂民主俄国,红色俄国,二次世界大战扶持奥斯曼两个俄国,利用飞机对抗西方灭亡占领美国,夺得澳洲,分裂印度,建立世界霸权,然后经济文化领先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