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霸道师兄缠上瘾》霸道师弟俏师兄吧 GL 霸道师兄缠上瘾章节目录

霸道师兄缠上瘾

仙侠情结连载中

《霸道师兄缠上瘾》由网络作家不月六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公仪君,慕天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封海揽云城内,校场上,慕天言正在和士兵们一起操练,他身材高大,却偏偏长着一副芙蓉粉面的脸,哪怕是穿上铠甲,也像个柔弱的读书人,谁曾

九库文学|更新:2019-01-24 09:13: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霸道师兄缠上瘾》由网络作家不月六花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公仪君,慕天言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封海揽云城内,校场上,慕天言正在和士兵们一起操练,他身材高大,却偏偏长着一副芙蓉粉面的脸,哪怕是穿上铠甲,也像个柔弱的读书人,谁曾

《霸道师兄缠上瘾》免费试读

封海揽云城内,校场上,慕天言正在和士兵们一起操练,他身材高大,却偏偏长着一副芙蓉粉面的脸,哪怕是穿上铠甲,也像个柔弱的读书人,谁曾想他十八岁就带着义弟宋璞以三千人的兵力收复了被丰都城城主占领了三年的并号称最富庶的封海揽云城。

这十年之中他也不记得自己带着这校场上的兵抵挡了多少次外来的侵略,尽管公仪君守住西门,他无后顾之忧,但是公仪君鲜少出城冲锋陷阵,外出驱敌,他需得亲自去。这些都不算什么,而是公仪君总是有事没事地找他的麻烦,奈何自己功夫不如她,经常被她打得头破血流。

晌午时候,一名士兵跑到他耳边悄悄耳语了几句,他皱着眉头,吩咐了几句,走了下来。

大堂上,他已经换上了长衫,文质彬彬之感更甚。

“你是说,文素瓷昨晚就一直没有回来吗?”慕天言心中有些隐隐不安,前几日他经过校练场,看到平常柔柔弱弱的文素瓷居然能百步穿杨,便上前称赞了几句。

“是,这是她戴在身上的香包,她平常不会拿下来的,我在她房门口捡到的。”文老父眼圈红肿,慕天言英俊年轻,是城里每个女子爱慕的对象,之所以他一直不能成亲是因为凡与他亲近的人都会莫名失踪,尽管有些后面会回来,但是却都不记得之前的事情。

当然,也不是没查过,查了很久也没什么结果。为此,这些年来慕天言尽量不与女子接触,也尽量不和任何女子有交流。“你不用着急,我会派人去找,你先回去等消息。”慕天言安慰道。

“是。”文老父红着眼睛退下了,不知道自己的女儿还能不能好好活着回来了。

慕天言拿上斗篷,独自一人往西城门走。西城门上的巡逻紧密有序,原先跟随宋璞的士兵后来全部划给了公仪君,尽管所有人都知道她不是人,但一来佩服于她与生俱来的军事战略和强硬手腕,二来她如同死去的宋璞一样温和,待人厚道有礼,当然除了对慕天言,所以大家对她也是爱戴有加。

公仪君一般不会离开大堂,她坐在正中间的椅子上,硕大的斗篷把她紧紧地笼罩着,她一动不动,端正得如同一尊石像。

“公仪,”慕天言摘下斗篷,“文素瓷不见了,你知道吗?”

“知道。”不冷不热的语气。

“放了她吧!我与她并没有什么。”慕天言低声道。

“晚了。”公仪君总算动了动,把斗篷的帽子放了下去,露出头来,她原本是个十分秀丽的女孩子,身上的每一个地方都美得恰如其分,唯独眼睛,虽有瞳孔却无瞳仁,眼睛只有分明的黑白,让人渗得慌,所以她也总是用一条白绫蒙着。

慕天言惊愕地抬头:“她怎么样了?”

“五鬼阵的一部分了。”公仪君站起来,仿若慕天言不在面前一般直接从他身体穿过,穿过城墙来到城外。

西门的两旁是浓郁的树林,一条大路直向远方,遥无尽头。近十年来公仪君故意利用树林设阵法,树林里雾气弥漫,阴气森森。

慕天言追上公仪君的时候她已经在树林的五鬼阵里,他明明只走进树林几步却感觉自己进到了树林的深处,有一潭很宽的水,上面有五个活死人正在水中来回走动,他们每个人身上都穿着铁链,麻木地走来巡去,其中一个小个子不是文素瓷又是谁?

“素瓷——”慕天言急忙要过去,谁知公仪君的手往他面前一伸便一把寒气逼人的剑已经横在他脖子,公仪君的剑长在她的身体,早已经人剑合一,所以她出剑极快,根本没有人能预料。为此,慕天言和宋璞曾经觉得公仪君该是剑魂,但是她又不受剑所缚。

他叹了口气,“公仪,放了她吧!她从此不会出现在东城,我也不会再见她。”

公仪君冷冷道:“宋璞一人孤独死去,你凭什么在这个世上热闹?”

“你……”宋璞是他心里的一道疤,也是公仪君心里解不开的结。慕天言压住心里的悲痛,宋璞的死他难逃其究,如若不是他当时执意要公仪君守住西门,宋璞一人冲锋在前,最后中了丰都城的诡计,也不至于最后死无全尸。

所以对于公仪君种种为难,他没有任何的怨言和反击,“璞弟已经走了这么多年,你何必又要这般为他徒造杀戮?如果你想让我死,我现在就可以死在你面前。”

公仪君不说话,拿走剑朝他挽了个剑花:“宋璞不让你死,可我又不想你活得太舒心。来,拔剑,打得过我,就可以带走文素瓷,打不过,哼!”

慕天言叹了口气,拔出长剑,随势送出,直取命门,公仪君长剑所转,剑势即化。他所使剑路为工剑,形健骨遒,端庄势整,一招一势,端端式式,而公仪君所走剑路为行剑,流畅无滞,挥攉潇洒,忽往复收,行多停少。且不说公仪君道行多深,单凭剑术的造诣已不知在慕天言之上多少,不过盏茶的功夫,他已经气喘吁吁,败势即露。

公仪君本可以一剑穿过他的身体,但是剑尖即到时,她忽的收剑入身,剑尖变掌一掌把慕天言打出了几丈之外。

公仪君冷道:“废物!”说着,左手往水潭一伸,文素瓷便被她抓了过来,公仪君唰唰几下把铁链卸下,然后顺势一推,文素瓷已经倒在慕天言身上了。

这几下快速得让慕天言反应不过来。他就感觉嘭的一下,有一个人重重地压到他身上,疼得他呲牙咧嘴,再看公仪君已经不见了。她总是这样,神出鬼没的,大概是自己走了吧!

西门晚上人极少,白天却是人来人往的。公仪君旁若无人慢步走向城门,本来宽大的斗篷就已经挡住了她大部分的脸,加之又缚了白绫,旁人看来,她就只是一个包得严实的普通姑娘。

“嗒嗒嗒——”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由远而近。

“让开!快让开!这马疯了——”有人大喊。

公仪君急忙回头,马已经冲向她了,她急忙两手排开,把旁边的人都推了出去,一脚向后一步,手中运气,准备硬把马打死在这里。

“公仪大人——”

“不要过来!”公仪君大声道。

不月城的城民都知道公仪君不是凡人,都听她的话,没有上前。

“嗒嗒——”马蹄声越来越近,眼见就要撞上公仪君,她眼神一凛,屏住气息。就在她准备全力而出时,马的前蹄突然扬起,头竟硬生生被勒了回去。

公仪君定睛一看,马背上不知何时坐了一个年轻男子,清瘦,却很精神,不甚俊美,却天然有一股出尘的气质。

他正用手紧拽缰绳,但是显然这马不服训,四蹄开始疯跳了起来。公仪君二话不说,她上前直接一掌击在马身,马立即五脏俱毁,回天无力,扬起来的蹄子还没来得及落下,便整个马身瘫到了地上,而那马背上的人,忽地弃马向她扑来,掌风眨眼逼到她面门。

如果是一般人,这掌一定会从她身上穿过而不伤她一分一毫,但是此刻却给她一种紧迫的疼痛感。她反手相接,抓住那人的手,一抽一拉,速度极快,本应该将其分尸了,但是那人却能顺势而行,行云流水般划了出去。

“哎——”那人站直了身体,回头却恭恭敬敬给公仪君作了个揖,“百鬼默首,排兵布阵,不月公仪果然名不虚传。在下云镜图,特来拜会。”

公仪君没有说话,看着他,有一种和宋璞一样的感觉,很熟悉,但是宋璞已经死了,不可能是他。这转瞬而过的想法当然没有人能知道,就像没人知道她对宋璞为何这么死心塌地一样,不过只是带她回来而已,其实也并没有对她多好。

“公仪大人,您没事吧!”城门上的士兵已经过来了。

公仪君摆手,和声道:“我没事,你们来几个人把这个人驱逐出封海揽云城。”说罢,她转身就走了。

云镜图急道:“公仪大人,为什么赶我?”

公仪君没有回头:“同是玄门中人,你我心知肚明。”

“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想请你帮个忙!”那人又低声道,“顺便想知道你是不是像别人说的那样厉害。”

公仪君慢慢走着,漠然道:“驱逐出去。”

士兵默然,直接去拖起了那年轻男子。

“哎哎哎,公仪大人别啊!我真的想找你帮忙的,你看我这么老实,我——”男子还正准备讲一番,突然地,他看见公仪君手指动了动,自己喉咙里就一点声音也没有了,他拿手弄了弄,张大嘴巴要说话,依旧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

他张牙舞爪的挣扎了一路,无奈这些士兵都是训练有素,几个人擎着他,一路到封海揽云城的地界外,二话不说就把他扔了出去,像抛垃圾似的。

他也很识相的,“啪嗒”一声像个八爪鱼一样摔在地上,他翻了个身,雾蒙蒙的,尽管没有太阳,但看着天空依旧耀眼。

他用手指在喉咙划了个符,吐出了一口黑气,“嘿,瘴气!”他摊开双臂平躺了下来,他云镜图又回来了啊!

一座城,一个门派,一段烽火的传奇,一段手足相残的悲剧。

《霸道师兄缠上瘾》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不月六花)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霸道师兄缠上瘾》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